贵州十一选五前直遗漏数据|贵州十一选五走玩法
站內搜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投稿登錄

今天是2018年10月8日 星期一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學校園 > 高中校園 > 文學社團 > 教育使我們富有,文學使我們高貴  文學滋養心靈,教育培養智慧
山東省東營市第一中學二月文學社 2014-01-14 10:30:03  發布者:南楓  來源:《文學校園》2013.5

弘毅_文學校園-中國教育文學網

社刊《弘毅》

社團素描

山東省東營市一中二月文學社成立于20042 月,由一批愛好文學的學生和老師自發創建,在學校的大力支持下,同時創辦《弘毅》,發表學生原創作品。二月文學社以“引領語文學習,提高文學素養,繁榮校園文化,培養人文精神”為宗旨,有健全的制度章程。《弘毅》每月一期(寒暑假為合刊),為16開本,每期60頁,是一本非常規范的自辦校園文學刊物。文學社每年年終舉辦年度優秀作者評選活動,每年暑期舉辦“弘毅杯”征文大賽。《中國教育報》《美文》《中學生》《成長讀本》《中學生百科》等近二十種報刊對二月文學社及《弘毅》作過專題推介。文學社每年組織學生參加多項寫作大賽,在第十屆、第十一屆“葉圣陶杯”全國中學生新作文大賽中成績突出。《弘毅》曾榮獲山東省高中優秀文學校刊一等獎,“全國九十九佳校園文學社刊”稱號。在首屆全國校園文學研究高峰論壇成果獎評比中,二月文學社被評為“全國優秀校園文學社”;20127月被評為“全國中學百強文學社”。現為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校園文學委員會團體會員。

 

   二月文學社_文學校園-中國教育文學網   

文學社風采

佳作選登

我是“弘毅人”

我本悲哀地以為,在“日益嚴峻”的學習形勢下,高三這一年,筆下只會寫出一篇篇中規中矩的討厭的應試作文,再也不會寫些自己喜歡的文字;可是,當我收到《弘毅》,真被這篇篇神采飛揚的文字感動得不行了,謝謝你們送給我這種“感動”的養分。

最近,我的生活總脫離不了“離別”和“想念”兩個字,這種感情狀態等你們到了高三就會體會得更深。人和人的緣分或許真的是命中注定。這一生,有的人帶給我快樂,有的人教會我成長,有的人只是我生命中的過客,有的人值得我永遠銘記,有的人會一直陪在我身邊。我不知道,被別人想念是不是一種錯,總之,此時此刻我的心中塞滿了矛盾和愧疚。分別時,總會感到遺憾,難過更是少不了,但是活在當下的我們不能忘記兩個字:珍惜。單看一個“惜”字,心中就會涌起一陣酸楚。有時候回頭看看,會覺得自己很幼稚,但又被自己堅定的心情打動,我們總是這樣矛盾著,然后就長大了。相比現在,我們所有的過去都顯得幼稚,而現在也會在不久的將來成為幼稚的過去。

《弘毅》上出現了好多新鮮的名字,讓我驚喜不已,為你們的思想,為你們的文筆,更為你們繽紛的生活。高一時,我和你們一樣小心翼翼地翻看每一本《弘毅》,看到興奮處便激動地跺腳,甚至拉扯起同位的胳膊。那時的我心中滿懷崇拜和羨慕,也試著投出自己的幾篇小文章,緊張地期盼著某個“出名”的男生送來用稿通知單,當我歡天喜地看著自己的文章與他們“同臺上映”時,那種成就感別提有多帶勁了。后來開始寫些小說了,也寫一些回憶性的散文,幸運地賺到人生的“第一桶金”。我尤愛散文,愛那些不露聲色卻一語破的的句子,愛人們娓娓訴說背后的酸甜苦辣,愛那些讓人讀到心疼的文字。

高二時,和社員同學們一起在文學社的小辦公室編輯《弘毅》,那段時光真讓我懷念。那小屋子就像是一個隔絕校園的秘室。或許你們也注意到了,室內一角有一個古黃色的書櫥,里面堆放著許多早期的校刊,它就像一部記載著二月歷史的古籍靜默地立在那里,等著人們去讀它。從第一本的簡裝黑白頁,到如今的色彩斑斕,只有親手翻過那些書的人才會明白,這七年來,文學社的發展有多么不容易,才會明白作為一名“弘毅人”,肩負的不僅是幾篇文字的任務,更是幾代學子殷切的希望。

這兩年在“二月”,我明白了一個最簡單的道理:快樂往往很小很小,甚至在別人看來不足掛齒,但它對你來說足矣。二月的確是個家,家里的炭火不僅溫暖著自己,也溫暖了整個校園,將來還會溫暖更多的人。

對“二月”,我有著傾訴不完的話,能夠來到“二月”,我們都是幸運而幸福的,是的,文字是會讓人幸福的。(作者:幽幽)

 

繩子那頭

太陽仿佛從來沒有這樣近過,它肆意地釋放著熱量,大地仿佛是一塊紅薯,被無情地烘烤著,發出陣陣熱氣。空氣像沸騰的水,蒸騰彌漫著。整個城市的空調機都在拼命地轉著。一幢樓房的六樓的窗戶外,有一根繩子,下頭吊著一個人——他是我父親,一個空調修理工。

暑假的一天,悶熱的天氣實在使人感覺無聊,我便要求與父親、母親一起出去干活。父親原先不同意,但在我的糾纏下,他還是允許了。出發前,父親專門去買了一瓶廉價的防曬油,在我身上抹了個遍。這是我第一次與父親出去干活。

到了雇主家里,了解了空調的問題后,父親從麻袋中拿出一根粗粗的繩子,一頭拴在他腰上,另一頭在我身上轉了幾圈后,緊緊地系到屋里的暖氣片上。然后,父親高興地對母親說:“這回不用你了,孩子拉著我就行了。他拉著我我更踏實,你只管遞工具就行了。”

說完父親就要從窗戶內往外爬。我一把拉住他:“你這是要干啥?多危險啊!”父親卻只是笑笑,接著他爬出窗戶,我照母親的話,慢慢地釋放繩子,父親就這樣一點點爬到樓外,吊在距地面十幾米的墻上。

站在窗戶邊,一股熱氣迎面吹來,額頭上的汗滴總往眼睛里跑。我的胳膊剛碰到窗臺就猛地縮回,墻已經被曬得特別燙了。

繩子那頭傳來一陣聲音:“手套!”

母親慢慢遞下一雙粗糙的手套。“這么熱的天還要戴手套?”“你爸好出汗,他怕手一滑,工具會脫手掉下去,砸著人可就不好了。”

我握著手里的繩子,聽著繩子那頭傳來的敲擊聲,眼睛有些濕潤。以前從來不知道父親做的是這樣的工作。

突然,我被一陣雨水打中,這“雨水”有幾滴落在窗戶的玻璃上,我仔細一看,它并不晶瑩透亮,相反,里面散布著細黃的物質,“雨水”慢慢流下,在玻璃上留下一道長長的泥痕。

繩子那頭傳來一陣喘息,“天可真熱,這汗出得……”

我恍然明白,這“雨水”,是父親撩下的汗水。

突然,我感到繩子那頭重重地一墜,我眼疾手快,迅速地拉住繩子。

繩子那頭傳來一陣聲音:“踩空了,嚇死我了……”

“你沒事吧?”我和母親焦急地問。

“沒事,你看兒子勁兒就是比你大。”父親帶著笑腔說。我卻要哭了。

繩子那頭喊了聲:“拉我上去一些!”我便用力把他拉回墻邊。

父親艱難地爬著,他的雙手有些發抖,等到他踩到空調外機上,他的身體全部進入我的視野,我驀地發現這么多年,我都沒有如此近距離地觀察過他。他的皮膚黢黑,長年累月,惡毒的太陽光已經侵蝕了他健康的黃皮膚,深深的皺紋刻入他的額頭,兩鬢也白了。他已然沒有了年輕時的活力,可是他才四十多歲,歲月啊,你過早地蒼老了我的父親!

一會兒,雇主拿來一支冰糕送給正在干活的父親,父親接過冰糕,道了聲謝,然后,他摘下臟手套,把雪糕袋往衣服上干凈的地方擦了擦,遞給我。

“天兒熱,兒子你吃吧。”他笑著說。“我不吃,你吃吧……”“讓你吃你就吃。”父親似乎有點不高興。我拆開包裝袋,咬了一口冰涼的冰糕,一股清爽的感覺流遍全身,父親笑著看我吃完整塊雪糕。我從來沒有吃過如此美味的冰糕。

父親又要下去了,我慢慢地釋放著繩子,我感到一股神奇的力量從繩子那頭傳來,那是一種親切厚重的感覺,一種踏實的感覺。

我緊緊握住手中的繩子,緊緊地拉住繩子那頭——那個偉大的人。

(作者:李少龍)

上一篇:浙江省杭州蕭山十中花雨文學社
下一篇:江西省臨川一中詩雨文學社

媒體鏈接
 
贵州十一选五前直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