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十一选五前直遗漏数据|贵州十一选五走玩法
站內搜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投稿登錄

今天是2019年3月28日 星期四

當前位置: 首頁 >> 教師文學 > 教師作家 > 教育使我們富有,文學使我們高貴  文學滋養心靈,教育培養智慧
陳振林:第四屆葉圣陶教師文學獎提名獎獲得者 2019-03-28 15:37:58  發布者:麗榮  來源:本站

作者簡介:

陳振林,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全國十佳教師作家,冰心兒童圖書獎、葉圣陶教師文學獎、青銅駿馬文學獎獲得者,湖北省教育學會會員,湖北省高考閱卷作文組成員,《讀者》《意林》《文苑》《百花園》等多家刊物簽約作家。中學語文高級教師。有作品被選入中學教材,多篇作品被選入中考、高考相關試題。在《人民日報》《北京文學》《福建文學》《讀者》等報刊發表文學作品120萬字,出版有《父親的愛里有片海》《陽光爬滿每一天的窗子》等文集20多部。

 

內容提要:

《讓我吹吹你的眼》編選了陳振林最近發表的小小說69篇,其中的《陽光爬滿每一天的窗子》《父親的愛里有片海》《唐善龍》《讓我吹吹你的眼》等篇目為陳振林的經典作品。在生活浪花中采擷溫暖,從生命枝葉上找尋陽光,善于從生活片斷中擷取最美的一朵,從點滴情節中綻放豐潤情感,信手拈來,涉筆成趣,美不勝收。每篇小小說擅長從生活不同的側面,從人們司空見慣的生活瑣事中,挖掘出閃光的思想,融入江漢平原最富有特征的事物,闡述一個個鮮為人知的生活哲理,啟迪人生,鼓舞斗志,慰藉心靈,振奮精神。

 

父親的愛里有片海

                                

  我從海邊回到“金海岸”小屋的時候,已經是下午5點多鐘。我是從海邊回來的最后一撥人,其實昨天我就可以回來的,要不是為了多拍幾張“海韻”圖片,回去讓我的還沒見過海的學生們長長眼,我才不會在這海邊多呆一會呢。從前天開始,廣播、電視、報紙等各媒體就發布消息,大后天將會有臺風登陸。昨天就有大半游玩的人返回了市區,今天只剩下小半游人,而且所有剩下游人都手忙腳亂地在“金海岸”小屋收拾著行李,準備馬上離開。

“金海岸”小屋是個前后左右上下六面都用厚鐵皮包成的小屋子,只在朝海的那面開了個小門。這也許是經歷風暴者對小屋的最佳設計吧。小屋里有些簡單的生活設施,可以供人們將就用著。這小屋挺有特色,前天我專門為它拍了幾張特寫照片呢。這小屋離海邊最近,到海邊游玩的人們常在這兒歇會兒腳。說它最近,其實走到海邊也是要一個多小時的。

天,總是陰沉著臉,像要隨時發怒似的。要不是“金海岸”的小老板響著一臺收音機,這“金海岸”早就沒有了一絲活力。要在旅游旺季,“金海岸”屋里屋外人山人海,比繁華的市區也毫不遜色。

“這鐵板做成的金海岸也不是金海岸了,大家快收拾東西到市中心,躲進厚實的賓館里去吧。”那小老板不停地大聲叫著。

人們各顧各收著東西,少有人說話。我的東西很少,早已收拾停當。忽然,我看見兩個人,約摸是父子二人,父親有40歲的樣子,兒子不過10來歲。父子倆一動不動,孩子無力地倚在大人身邊。父親提著個紙袋子,好像只有條毛巾和一個瓶子。可是,他們一點也不驚慌,仿佛明天就要到來的臺風與他們毫無關系。

“父子倆吧。”我走過去,搭了搭腔,那父親模樣的人點了點頭,算是回答。

“收拾收拾,我們一起走吧。”我是耐不住寂寞的一個人,又說。

父子倆沒有做聲,40歲的父親對我笑了笑,卻沒有回答。我想他們是對我還有一種戒備心理吧。

“您說,明天真的有臺風?“一會,倒是那父親盯著我問。我重重地點了點頭。他的臉上爬上了失望的神色。

還有1個多小時公共汽車才來接我們回市區,人們都拿出早就準備好的食物來對付早已咕咕叫的肚子。我也拿出了我的食物,一只全雞,一袋餅干,兩罐啤酒。

“一起吃吧。”我對他們兩人說。

“不了。吃過了。”那父親說,說著揚了揚他那紙袋子里的瓶子。是一瓶榨菜,吃得還有一小半。

我開始吃雞腿,那父親轉過頭去看遠處的人們,兒子的喉節卻開始不停地蠕動,吞著唾沫。我這才仔細地看看孩子,瘦,瘦得皮包骨頭一樣,偎在父親身旁,遠看倒就像是只猴子。我知道孩子肯定是餓了,撕過一只雞腿,遞給了孩子。父親忙轉過臉來對我說了聲謝謝,我又遞過一只雞翅給那父親,父親這才不好意思地接在手里。等到兒子吃完了雞腿,父親又將雞翅遞給兒子。兒子沒有說話,接過雞翅往父親嘴里送。父親舔了下,算是吃了一口,兒子這才放心地去吃。

 我忙又遞給孩子父親幾塊餅干,說:“吃吧,不吃身體會垮掉的。”父親這才把餅干放進嘴里,滿懷感激地看著我,開口了,又問:“您說,明天真的會有臺風?”“是的呀,前天開始廣播、電視和報紙就在說,你不知道?”我說。父親不再作聲了,臉上失望的陰云更濃了。

“你不想返回去了?”我問。

父親長長地嘆了一口氣,說:“還怎么能回去呀?”他的眼角,有幾顆清淚溢出。

“怎么了?”

“孩子最喜歡海,孩子要看海呀。”他拭去了眼角的淚。生怕我看見似的。

“這有什么問題,以后還可以來的。”我安慰說。

“您不知道,”父親對我說,“這孩子今年16歲了,看上去只有10歲吧,他就是10歲那年檢查出來得了白血病的。6年了,前兩年我和他媽媽還以四處借錢為他化療,維持孩子的生命。可是,一個鄉下人,又有多大的來路呢,該借的地方都借了,再也借不到錢了,只能讓孩子就這樣拖著。前年,他媽媽說出去打工掙錢為他治療,可到現在倒沒有了下落。孩子就這樣跟著我,我和他都知道,我們在一起的時日不會很長了。孩子就對我說,爸,我想去看看大海。父子的心是相連的。我感覺,孩子也就在這兩天離開我,我賣掉了家里的最后一點東西,湊了點路費,坐火車來到這座城市,又到了這海邊小屋子,眼看就能看到海,滿足孩子的心愿了,可是,可是……”父親哭了起來,低沉的聲音。

“不管怎么樣,還是先返回去再說吧。”我勸道。

“不,我一定要讓孩子看到海。”父親堅定地說。

接游客的汽車來了,游人們爭著上了汽車。我忙著去拉父子倆。父親口里連聲說著“謝謝”,卻緊緊摟著兒子,一動不動。但是我不得不走。我遞給那父親300元錢后,在汽車開動的剎那我也上了汽車。因為我想也許還有一班車,他們還能坐那班車返回。到了市區,我問起司機,司機說這就是最后一班車了。我后悔起來,真該強迫父子倆上車返回的。但又想起父親臉上的神情,我想那也是徒勞。給了300元錢,似乎心安理得了些,但那300元錢對于他們又有什么用呢?

當晚,我在賓館的房間里坐臥不安,看著電視,我唯有祈禱:明天的風暴遲些來吧。

然而,水火總是無情的。第二天,風暴如期而至,聽著房間外呼嘯的風聲,夾雜著樹木的倒地聲。我心里冷得厲害,總是惦著那父子倆。臺風過后,我要回到我的小城去上班了。回城之前,我查詢到了“金海岸”小屋的電話號碼,我想知道那父子倆到底怎么樣了。到下午的時候,電話才接通。“金海岸”的小老板還記得我。我問起那父子,小老板說:“我也是剛回到小屋,那父親我前一會兒還看見了的。”我的心放松了些。他又說:“聽那父親說,風暴來的當天,父子倆還是去了海邊,幸好及時地返回了我的金海岸小屋。我的天啦,這次的海水還暴漲一點,淹沒我的小屋,那他還有命嗎?就在臺風來的時候,那瘦瘦的孩子永遠地閉上了眼睛,躺在父親的懷里,臉上漾著幸福的笑容……”

我拿著電話,怔怔地站著。窗外,云淡天高,暴風雨洗禮之后的天空竟是如此地美麗!

 

將軍

   

大火燒紅了半邊天,鮮血流成了一條河。尸身遍野,旌旗滿地。

    一場慘烈的戰爭。

攻城已經持續了十多天了,將軍已經三天三夜沒有合眼。有將士闖進了營帳:“將軍,又傷亡了一千多人,這個戰,還要不要打下去?”

將軍站起,魁梧的身軀如山般聳立,聲如洪鐘:“一定要打。拼命向前沖,只剩下一百人也要給我沖。”將士暗暗地退了出去,都蹣跚著步子。將軍跟了出來,如一陣颶風:“走,都給我上。我在最前面。”

將軍沖在最前面,騎著烏騅寶馬,揮動著手中利劍。所有將士無一后退,一同拼命向前,排山倒海一般。

城門,“嘩”地開了。走出了幾十瘦弱的軍士。整座小城,居然只剩下了這幾十瘦弱軍士。將軍一驚,這幾許羸弱軍士竟能抵擋大軍十多日!將軍登上城樓,向前遠望。軍旗獵獵,呼嘯作響。

“傳我軍令,城中百姓,十五歲以上男子到城西聚合。”將軍大聲傳令。

“城中百姓,十五歲以上男子到城西聚合。”

“十五歲以上男子到城西聚合……”聲音在小城上空盤旋,如一只只兇猛的獵鷹。

城西。

一個碩大的土坑早已挖好。土坑旁邊,立著三萬多男子。白發蒼蒼的老者,捋著長須,雙眼直視不遠處的將軍。十五歲的小男子漢,挺著并不高大的身軀,怒視著拿著鐵鍬的兵士。沒有哭聲,幾乎沒有一絲聲響。

碩大的土坑,張著大嘴巴,好像隨時都可能吞下這些捆綁的人。遠處,飄來幾只烏鴉,打破了一會的寧靜。

將軍舉起寶劍。

人們知道,當寶劍落下的時候,他們就會被推進面前的這個張著大口的土坑。有人,眼角落下了淚。

從來沒有人敢違犯將軍的命令。那只會丟掉自己的性命。就在上個月,只在一小時之內,將軍坑殺了二十萬降卒。

將軍舉起寶劍……

“且慢,請將軍放下寶劍!”一個聲音傳進了幾萬人的耳朵。聲音很小,但大家都聽得見,聽得格外清晰。將軍也聽見了,但他不知道聲音從哪里傳來的。他詫異是誰有這天大的膽子來對他這樣講話。他睜大他銅鈴般的雙瞳眼睛,努力搜尋著聲音傳來的地方。

一個男子漢瘦弱而有力地站在了將軍的面前。將軍又睜了睜自己雙瞳孔的眼睛,他在找尋另外的壯士。怎么可能會是這樣的一個男人與他面對面呢?這哪里是一個男人喲?這還只是一個男人的雛形,是一個男孩。不過十三歲,清秀的面孔,如女孩子一般。站立的姿勢,卻讓他的身體如一顆神針樣強有力地定在了將軍的面前。

“是你?”將軍遲疑地說。聲音里還是透出些霸道。

“是我!”男子說,“是我!!!”幾萬人都聽見了他的聲音。

“叫什么名字?”

“我叫無名。”一個堅定的聲音。

“推下去,車裂!”將軍毫不猶豫地下令。

有武士上前,拽住了男子。男子不慌不忙,對著將軍行禮:“容說上幾句,再車裂也不遲。”

將軍一揮手,武士下去了。將軍心中嘆服男子的膽量,來了興趣:“壯士,請喝酒!”有人捧上一大碗酒,男子接過一飲而盡。將軍后退了一步。

“將軍如果坑殺了這幾萬人,那么這座小城外的十多座城池的兵士與百姓會怎樣做呢?”

“照樣坑殺。”將軍的聲音有些顫抖。

“您的這次坑殺,將會換得幾十萬人甚至幾百萬人的拼死抵抗,您說,是坑殺這幾萬人好呢,還是不坑殺的好?”男子的聲音也輕緩了些。說完,他慢步回到了幾萬人之中,轉瞬消逝得無影無蹤。

將軍的眼里,滿是男子的身影,幾萬個身影,越來越高大,直插云霄。將軍收起了寶劍。帥旗一揮,將士后退,讓出了一條大道。幾萬人,一齊整了整衣袖,從將軍的面前走過。

天邊,殘陽如血。

 

張一碗

 

“錢押好啦,押好就甭動啦。”賭場看場子的李二大聲吆喝著。他拿著根細長的竹條,仔細地撥弄著賭桌上的錢幣。其實他是用不著仔細看的,看場子20多年了,錢幣的厚度一落他的眼他就能估摸著有多少現洋。可是這一碗(骰子賭博賭單雙時,用一酒碗蓋住骰子,下墊一瓷碟,莊家搖定,賭客下錢,揭開酒碗便知輸贏。揭開一次稱“一碗”)太有點猛了,賭客們全押在“單”上,“雙”客一個也沒有。

“劉老莊,一共983塊大洋。”李二骨碌地轉著精明的小眼睛,對著莊家劉銀山道。

莊家劉銀山坐在上首,他沒有做聲,捻了捻幾根不多的胡須,看了看手邊的錢袋。他不想揭碗了,萬一再揭個“單”,他的錢是不夠賠的。在埋甲村,聽說幾百年來沒有誰敢揭不賠錢的“飛碗”。

見劉老莊不做聲,押錢的人們好像商量好似的,目光齊刷刷地如箭一般身向賭桌角落邊的一個人。那人生得眉清目秀,年紀也有了50上下光景,額頭發亮,腦后的油光的長辮子快垂到腳后跟。

“揭。”那人輕聲地笑著說。

“叭”地一響,劉老莊手起杯落。兩粒骰子,一個“2”點,一個“5”點,果真是個“單”。

“張一碗,又對不住你了。”劉老莊應了一句。眉清目秀的張一碗拿過腳邊的錢袋,開始賠錢。

“還剩10多個大洋哩。”張一碗拿著剛才還裝了1000大洋如今只有幾塊大洋的癟錢袋,嘴角仍然浮著一絲笑意。然后,邁開方字步兒,踱出了賭場。

埋甲村應該算是個有來歷的村子。據說是元末陳友諒的起義軍在這吃了敗仗,不少兵士便脫了衣甲給埋在這兒,在這兒生存了下來,也就給村子取名叫“埋甲村”。從那時起,兵士出身的埋甲村村民們就有了個骰子賭博的習慣。

骰子賭博在過年時最有看頭。一年到頭了,田地里的收成都變成了大把大把的銀票。在商鋪跑生意的爺們背著錢袋回來了,在窯子做買賣的娘們也兜里裝滿了咣當咣當的洋錢折進了家門。臘月里小年一過,兩張八仙方桌一拼,就成了賭場。骰子是用牛骨頭磨成,放在大大的瓷碟上,用小酒碗一蓋,就成了最簡單的賭具。自然會有有點家底的爺們出來做莊家,因為做莊家會有輸贏頗大的風險的。莊家往上首一座,老少爺們,大小娘們便圍了攏來。莊家端起大大的瓷碟,神色凝重地開始搖動,骰子在碟碗間碰撞,叮咚叮咚,比村頭小騷娘們的唱腔還動聽。

張一碗就出生在埋甲村。這時節已經是清朝末年了。清朝末年社會是動亂不安的,偏偏應了那句“亂世出英雄”的古語,張一碗雖自不上英雄,卻在漢口有了家頗具規模的昌茂紡織廠。當然,張一碗真名是不叫張一碗的,真叫什么名如今除了埋甲村只有50多歲的老人知道。這“張一碗”的名號正和骰子賭博有關。張一碗在漢口有了自己的紡織廠,一年里不少時間就用在工廠的事務上,但每到過年時,張一碗一定會回埋甲村賭博。他只賭一碗,就是賭桌上只押了一邊,賭注最大,其他人包括做莊家的劉銀山也開不了碗的時候,這一碗就是他張一碗的。這一碗,不管輸贏,他賭完了就走人。這樣,“張一碗”這個名號倒成了他的真名一般。看場子看了20多年的李二在心里記了個數,20多年來,張一碗贏過3次。輸的次數里最少一次輸了410光洋,最多一次輸了2780光洋。那贏的3次,每次贏了他都是逢著小孩便給壓歲錢,也不知給了多少。

這一年過年時雪下得特別大,埋甲村的男女老少又圍緊了賭桌。張一碗這次來得很遲,快散場了,他才現身,身邊多了個穿著黑衣戴著小帽的下巴光光的瘦小老頭。

“我和他來賭一把。”張一碗指著瘦小老頭說,人們都停住了押錢的手。

仍然是劉銀山做莊搖骰子。

瘦小老頭拿出一個盒子,并不打開,徑直押在了“雙”上。

“揭!”張一碗說,語氣比每一年都重。

兩粒骰子,一樣的一個“6”眼,像個大大的要吞人的窟窿。

“天牌,雙。”李二嚷道,用手碰了碰那盒子。

“這真是天意了。”張一碗說罷,和瘦小老頭走出了賭場。

“啥?那盒里是啥?”人們急切地問李二。

“沒啥。只有一張寫著‘昌茂紡織廠’的字條。”

人們一驚,立即有人進來說,村頭有好些穿著軍服掛著腰刀的兵士在游走,好早就來了。

老莊家劉銀山聽了,長嘆一聲:“我今年的這一碗害了張一碗啦……”

果然,第二天有人到城里一打聽,到處在傳說著這樣一件事,昨天京城里的李公公到過埋甲村,聽說是去向昌盛紡織廠的當家張一碗募集軍費的。當時就遭到了張一碗的拒絕,說李公公該不是募捐賠款吧,要不就賭一碗從我手中贏走昌盛紡織廠。居然,在埋甲村揭了個“天牌”,讓當家的張一碗拱手讓出了昌盛紡織廠……

張一碗再沒有回到埋甲村。

埋甲村人們惦記著張一碗。尤其是每年過年賭博老莊家劉銀山揭不開那一碗時,人們便會異口同聲:“要是張一碗回來就好了。”孩子們也口里念著:“幾年了,再沒有得到一碗爺爺的壓歲錢了。”

看場子出身的李二進省城辦事,瞅空去漢口的大賭場瞧了瞧。回來說,那場子里有個看場子的人,特像張一碗,就是身上穿著一點也不光鮮,他看場子猜寶是一猜一個中,但從不押錢。我叫他他也不應……

真個是無錢猜靈寶了。李二加了一句,又無奈地搖了搖頭。

上一篇:李玉上:第四屆葉圣陶教師文學獎提名獎獲得者
下一篇:最后一頁

媒體鏈接
 
贵州十一选五前直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