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十一选五前直遗漏数据|贵州十一选五走玩法
站內搜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投稿登錄

今天是2018年4月24日 星期二

當前位置: 首頁 >> 本會概覽 > 本會動態 > 教育使我們富有,文學使我們高貴  文學滋養心靈,教育培養智慧
深耕文學閱讀推廣的“孺子牛” 2018-04-24 10:07:53  發布者:麗榮  來源:本站

王世龍,筆名海生,中國作家協會會員,詩人,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校園文學委員會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中國教育學會中學語文教學專業委員會理事。先后任中國少年兒童新聞出版總社《中學生》雜志編委和中國人民大學書報資料中心《中學語文教與學》責任編輯。編輯“中國當代校園文學叢書”幾十種;出版過詩集《鄉土戀情》《山莊》《99首詩》,散文詩集《日照東方》,理論集《校園文學與創作》《論校園文學》(合著)等。曾主持“十五”國家課題“新世紀中國素質教育研究”子課題“素質教育與校園文學研究”、中語會“教師文學修養研究”課題、全國教育科學“十一五”規劃課題“新課程改革與校園文學研究”課題等。

十幾年來,他始終奔走在校園間,組織開展校園文學研究與文學教育實踐活動,以文學賽事和課題研究為平臺,為提高學生文學素養而倡導“文學課堂”,培訓推動文學閱讀的種子教師,培養富有文化自信、家國情懷的時代學子。

教育使我們富有,文學使我們高貴。他用“以寫促讀,讀寫結合”的方式,以課題研究和文學賽事為主體平臺,以校園內文學閱讀活動和文學教育交流大會為輔助,搭建了一種“一體兩翼”的文學閱讀推廣模式,為基礎教育領域文學閱讀乃至文學教育探出一條可以踐行的希望之路。在他看來,文學閱讀有修復心靈、建構與完善精神的價值和作用,為了讓更多人從文學閱讀中獲得生命的滋養,十幾年來他始終奔走在校園間,以詩人的敏感和熱忱,以理想主義者的勇氣,組織文學大賽,搭建高端平臺,為提高學生文學素養而倡導“文學課堂”,培訓推動文學閱讀的種子教師,培養富有文化自信、家國情懷的時代學子。

早年的文學閱讀與實踐經歷,讓他意識到文學的價值:心靈的成長與修復,精神的建構與完善。他編選“中國當代校園文學叢書”的想法得到冰心先生的支持,冰心先生親自題寫叢書名。他深受鼓舞,并以此為志業,孜孜不倦推廣文學閱讀。

三十年前,身為山村教師并酷愛文學的他,先是自己埋頭進行文學閱讀、寫詩寫小說,而后不自覺地帶動起一些青年教師、學生閱讀寫作。于是他創辦并主持了山泉文學社,利用課余時間開展文學社團活動,發現和培養了一批優秀的青年作家和詩人。山泉文學社推出的文學青年,最有影響的是在《詩刊》社做編輯部主任的詩人藍野(當年的山泉文學社副社長)和青島市作家協會副主席、《青島文學》編輯、詩人李林芳(當年的山泉文學社副主編)。

山泉文學社的創辦給了他很大的鼓舞,他萌發了編選“中國當代校園文學叢書”的念頭,并冒昧寫了一封信給冰心談了自己的想法,沒想到冰心先生很快給了回復,并題寫了叢書名。當時,在各方支持和自己的努力下,他征集、審閱、選編、出版了80萬字的《當代教師詩歌散文選》《當代中學生詩歌散文選》四卷本,受到廣泛的關注,《文藝報》《中國教育報》等十幾家報刊進行了報道。

在他看來,文學閱讀不僅對教學而言有獨特的魅力,也給他帶來了心靈的成長與修復、精神的建構與完善。他認為,文學如大地上樸素而燦爛的谷子,“養著性命”。他愿意把文學贈與他的高貴分享出來,“讓所有的眼睛都看見”,讓更多的人愛上文學閱讀,從中獲得生命的滋養。

1995年,他從山村來到首都師范大學中文系,邊進修邊受聘做校園文學社團的聯誼工作。特別是在成為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校園文學委員會常務副會長后,他的文學閱讀推廣之路開始越走越寬闊了。

作為中小學“文學閱讀”領域卓越的推動者和實踐者之一,他用“以寫促讀,讀寫結合”的方式,以“葉圣陶杯”全國中學生新作文大賽為主體平臺,強調“以文修心,以行踐志”,在面向全體學生推廣閱讀的同時,注重發現和培養文學新苗。

依托高品質的賽事平臺,以文學寫作來進一步促進文學閱讀,這是王世龍在推廣文學閱讀時的關鍵抓手。

他參與推動和具體的組織的“葉圣陶杯”全國中學生新作文大賽,目前已經舉辦了十六屆。大賽以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為己任,培養關注時代、追求卓越的富有家國情懷的青年學子。多年來,大賽聚集了教育界、文學界、新聞出版界一大批知名專家,形成了一套嚴謹規范的組織評選程序和評價標準。著名詩歌評論家、理論家吳思敬認為,在大賽的組織實施上,王世龍是骨干人物。“他推廣文學閱讀不是僅僅憑一時的熱情,而是傾注了所有的時間,甚至為了文學閱讀推廣事業放棄了自己擅長的、已經取得很大成就的詩歌創作,這種追求和奉獻精神是非常難得的。”

目前,大賽成就了眾多的文學新秀。許多學生經過大賽歷練,憑文學才華,成為行業優秀人才。至今從這里已走出了數以百計的“小作家”,其中有數十位先后加入中國作家協會和各省市作家協會。第十屆“葉圣陶杯”全國十佳小作家麥麥提敏·阿卜力孜目前已成為了少數民族青年作家中的佼佼者,他說,正是日常的文學閱讀和大賽的歷練,使他的心靈得以與跟廣闊的世界、厚重的文化產生交流、感悟、共鳴,文學閱讀和寫作已經成了陪伴他終生的習慣。

為了更好地推動文學閱讀,他懷著滿腔熱忱四處奔走,團結和組織了高洪波、梁曉聲、曹文軒、張之路等一大批作家、學者、專家,走進校園,通過公益培訓、講座等形式,對學生進行文學閱讀和寫作指導。著名評論家白燁認為,以王世龍為帶領的校園文學委員會,有理想有追求,有激情的團隊,他們持續不懈地去投身校園文學和文學閱讀之中,同時他們也是一個非常專業的團隊,是校園文學領域的行家。

結合實踐,他提出了“校園文學大課堂”教學模式,以校園內文學閱讀活動和校園文學高峰論壇為輔助,把數以萬計的教育一線的教師培養成了文學閱讀的引路人和推廣人。

在推廣文學閱讀的過程中,他發現,以市場運作為主體的青春文學、網絡文學給學生的文學閱讀帶來了更多的問題。“有的圖書排行榜列出的都是通俗小說,稱得上好作品的一部都沒有,這樣所謂的文學閱讀離文學教育越來越遠。”

從語文教學來看,長期以來過度知識化教學導致學生閱讀少,讀整本書籍的少,讀文學名著的少,有的學校連詩歌、散文教學都上得不像文學課。文學的審美性、情感性、體驗性等特點被應試技能的過度訓練所遮蔽,王世龍認為,文學教育的缺失則會對學生成長帶來難以彌補的缺憾。

為此,他提出了“校園文學大課堂”教學模式,即把文學閱讀和語文教學有機結合起來,以充滿詩意的文學活動激發學生的興趣進入學習的最佳情境,真正使學生由被動地學語文變為主動地追求,使封閉的小課堂變為開放的大課堂,重建語文教學思維與秩序,搭建起一個“投身世界”“擁抱生命”的平臺。

他統籌策劃的校園文學研究高峰論壇暨校園文學成果展評交流會,為踐行“校園文學大課堂”教學模式,學校發展和推廣文學閱讀搭建了交流學習的平臺。先后在山東曲阜、廣東深圳、北京通州、浙江杭州、陜西西安、湖南張家界等地成功舉辦了七屆,首屆論壇被《中國教育報》評為“2011年教育文化十件大事”之一,有力地推動了校園文學及語文課程建設、教師專業成長、學校文化發展。

為進一步倡導文學教育理念,提高教師文學修養,促進教師的專業成長,他還積極統籌策劃了語文教師“文學課堂”展評觀摩活動和“葉圣陶教師文學獎”的評選。

教師“文學課堂”展評觀摩活動提倡執教不同體裁的文學作品要體現不同問題的規律、藝術特點與審美性,教學內容要體現生動的文學味兒和藝術魅力,得到了許多省市地區學校教師的熱烈響應,目前已舉辦了三屆。

“葉圣陶教師文學獎”倡導教師文學創作,給熱愛文學閱讀和寫作的語文教師搭建起了一個抒發內心、展示價值的平臺。被評為第三屆特別獎的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曹文軒說,盡管他獲得過很多獎,但獲得葉圣陶教師文學獎有著特殊的意義,希望通過該獎項為廣大教師搭建平臺,從而推動文學教育的發展。

“校園文學”的研究是個新課題,目前還沒有系統的論述,他潛下心來,系統進行理論研究,頗有建樹。為了更好地進行進行研究,他創意并推動了中國校園文學館在北京落地。

他先后主持了“十五”國家課題“新世紀中國素質教育研究”子課題“素質教育與校園文學研究”、中語會“教師文學修養研究”課題。2006年年底,他聯合溫州大學語文教學研究專家彭小明教授牽頭,又成功申報立項了全國教育科學“十一五”教育部規劃課題“新課程改革與校園文學研究”,為此,《中國教育報》以《校園文學研究“升格”》為題進行了報道:“把‘校園文學’作為教育部的科研規劃課題尚屬首次,而它的順利開題標志著在素質教育新形勢下,‘校園文學’已取得了它應有的地位。”

他的專著《校園文學與創作》由中國文聯出版社20077月出版,該書對校園文學的概念及其特點、重要意義進行了較為完善的闡述,對校園文學的發展進行了較全面的梳理,為研究者提供了資料。作家毛志成教授在序言中評價說:“這部書稿從研究校園文學創作活動出發,對如何進行校園文學創作從不同側面進行了探討。既是一本指導校園文學創作入門的書,又是一本指導開展校園文學教學活動的書,還是一本進行校園文學理論研究的書。”

為了更好地進行校園文學理論研究,他創意并推動了中國校園文學館在北京落地,面向全國收集整理校園文學歷史資料。新華社報道中肯定了校園文學館的價值,初步收集到了國內上百所學校提供的校園文學資料,社團刊物、個人文集等,其中不乏十分珍貴的歷史資料。

 

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高洪波說,王世龍是活躍在中小學“文學閱讀”領域卓越的推動者和實踐者之一。十幾年來,他始終奔走在校園間,以詩人的敏感和熱忱,以理想主義者的勇氣,組織文學大賽,搭建平臺,培訓推動文學閱讀的種子教師,從而帶動學生文學素養的提升,培養有家國情懷的時代學子。

有人說他是當代校園文學研究第一人,他更愿意把自己看作推動文學閱讀的行動者。研究只是他的一個梯子,經由它看到了文學閱讀推廣的價值和空間。

“他放下自己的創作,把自己的淺吟低唱演奏成一首壯闊的文學閱讀推廣的‘進行曲’,他把人生之詩寫到無數的校園里,寫到文學閱讀的土地里,并視之為自己人生最燦爛的‘花冠’”。

上一篇:文學特長生培養基地陜西西安中學舉辦首屆校園文學節
下一篇:最后一頁

媒體鏈接
 
贵州十一选五前直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