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十一选五前直遗漏数据|贵州十一选五走玩法
站內搜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投稿登錄

今天是2018年1月5日 星期五

當前位置: 首頁 >> 校園文學 > 中學生文學 > 文學新蕾 > 教育使我們富有,文學使我們高貴  文學滋養心靈,教育培養智慧
周玉振:十四屆全國中學生新作文大賽“十佳小作家” 2017-04-04 21:09:43  發布者:丁毅  來源:大賽秘書處


簡介

周玉振, 1999 年生,江蘇省泰州中學學生,學校梅苑文學社社長, 泰州市作家協會會員。作品散見于《現代寫作》《江蘇寫作報》《語文報》等報刊。曾獲國學達人江蘇省第一名、中學生與社會江蘇省一等獎、小小百家講壇江蘇省特等獎等。


獲獎理由

周玉振喜歡寫小說,他從小就開始學習創作短篇故事。上高中后讀了米蘭• 昆德拉、海明威等西方文學作家的作品而受到了影響,開始接觸國內先鋒文學作品。因而,他的作品構思別致,敘述方式也具有先鋒式的味道,這為以后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

馬鎮沒有燈

馬鎮只住著五個人。

鎮 長

鎮長是個好人,除了他自己,每個人都對這點堅信不疑,他自己覺得,還不夠好。鎮長具有很多美德,誠實、善良、公正……可他沒有用。他不知道怎么變得有用,就像他不知道,那些人怎么能僅僅因為自己有用,就不做好人呢?

鎮長在讀書的時候,總被評價說,這是個好孩子。這無異于是在說,這孩子,沒有大用也不要緊,他人很好的嘛!那時候的鎮長,總要把班上收拾得比自己桌子更整潔才舒坦。但他可能真的不是故事里的男主角,所以他并沒有通過好人好事就打下自己的一片天下。

鎮長來到馬鎮,依然是個好人。他們叫他鎮長。

圈 子

圈子一出生,右腳的大拇指就彎著,伸不直。他十歲的時候媽媽帶他去看醫生,醫生說, 這是一個小問題。的確,這真的只是一個小問題。只不過,圈子不能像其他孩子那樣跳而已。另外,由于他不得不穿著大幾號的鞋,所以走路總得用右腳畫一個個小圈子,才能不讓鞋掉下來。這就是為什么他叫圈子。

圈子一直在等他的十歲生日,一直等到十二歲的時候,他喜歡的女孩對他說:殘疾人, 請你不要走在我旁邊。

圈子一個人來到了馬鎮,他這一路上不知畫了多少個圈子。

梅 林

梅林不好看,梅林不機靈,她什么都比不上她姐姐。沒有人喜歡梅林,她被提到的時候, 永遠是那個人的妹妹,永遠是被嫌棄。

梅林偷看別的女生說話的神情,她不明白為什么她那樣做就要被嘲笑。她像她同桌那樣, 買來新的作業本認真做筆記,卻被白眼。她說話的時候嘗試一點點南方口音,被人問:啊呀, 你該不會是學的某某某吧?

有人要求她友善,她就友善;有人要她倔強,她就倔強。但她做什么都好像不對。好在梅林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誰。

板 叔

板叔很少提及他過去的事情,就好像那個海島上的城市,那個富裕的家庭,他的鋼琴水平,都是別人的事一樣。把它們當作別人的事情,可能是板叔忘記的方法。

如果你不認識板叔,那我得先告訴你,千萬不要對板叔說如果。如果他的家族不曾繁盛,是不是就不會衰落?如果他不是長子,是不是就不會被要求完美,甚至鋼琴都要練到最好?如果他沒有在決賽前知道家里的消息,他現在是不是至少是名滿天下的鋼琴家?

如果板叔不是在憑他小時候練的那一手好字混了十年飯,發現手上的繭子讓他再也不能彈琴時被妻子呵斥洗碗聲音太大,他也不會人到中年,還來到馬鎮吧?

和 尚

和尚究竟是不是和尚,不知道,反正沒有頭發,他自個兒剃的。和尚說,他研究佛學, 只不過他研究的方向,沒有哪本經書上提到過: 他研究這個世界上究竟有沒有佛。

和尚說,他小時候很聰明。我那時候就想著,我一定會出人頭地。我缺什么呢?自身條件,家庭條件,能有的都有啦。

直到有一次,和尚要去買書,沒拿到錢。不僅如此,他可能連上學的錢都沒有了。

我當時問自己,是不是我選擇了錯誤的生活,是不是我不該追求太多,是不是我放棄所有,就可以成為平凡而幸福的人。于是,我求佛,讓我過普通人的生活。

后來,和尚受夠了塵埃里的生活,但是求佛,卻沒有用了。他給自己剃了頭發。

馬鎮沒有燈,這里生活的人們習慣了黑暗, 不需要開燈。

 

日 記

他教我的時候,我臨近畢業。為了備考, 向他借了一本教學參考書,他說可以等考完再還給他。實際上我從來都沒有翻開過,也就忘了還回去。最近整理舊書的時候,驚奇地發現這本書還在,一邊隨手翻翻一邊想那時候也不知道在忙什么。翻到末尾,書里掉出來了一張活頁紙,是老師當時隨手寫的日記,按日期推算下來正是借我的不久前。

日前與她重逢,彼此都是三十多歲,這是此前任何一次相見都未有過的況味。總聽人言,年輕時候要留下一點遺憾,以為不通什么道理。現在怎就明了了呢,有的美靠噴發出來, 有的靠窖出來。

我的老師,雖然他自認幽默,但從沒有人愿意跟他多說一句就看得出來他究竟是怎樣嚴肅的。所以我看到這些還是很吃驚的。

至今,我可以誠實地承認一些事情了。這部分的事情尤為特殊。生活中,一件事總有方方面面許多牽扯,但我確是做過一些事,只與她有關。此刻坦白,不如說是給自己一個交待,并非要她知曉才作數的。當時是我工作第一年,落空的期待就像凌晨熄去的路燈,眼見著飛逝卻追不回。然而最大的痛苦仍舊是來自于她。于是我前往西藏,我以為一點儀式可以陡增生活的莊重。到了拉薩其實條件已是極惡劣,我在旅館里支撐不住,心想快點去一趟雪山便作回好了。這之間具體的時間我已忘記, 當時無心情動筆,現在才發覺忘記是一個大大的可惜。……路的妙處就在于,未踏足的時候, 充盈著陽光和花香;而可悲之處亦在于此了, 美好者美好不過想象,艱苦者卻艱苦到預料之外。初始時,我尚是走著。欲去雪山,但道路之如此,想必是通往圣潔的路必是卑微而骯臟的緣故么?風雨阻攔也就罷了,或還可激出英雄氣概。汗濕的衣服呢?酸臭的鞋子呢?史詩中的怪物常成就故事,平平的精靈卻最是傷人, 此之謂也。

我畢業的那年是他工作不知道第多少年了。他作為一個老師,除了畢業聚會那一次,所有的吹牛大概大家都沒記住。他在聚餐的最后和其他老師一樣說了很多話,同學們最后一次聽他說這很長很長的一段,然后假裝喝醉或真的去嬉笑拍手。聽他說他讀書的時候有多優秀,聽他說他滿懷熱忱付諸東流,聽他說他如何如何地不罷休,他說他的平庸之中的品格,無人鼓掌也為自己保留……說到最后, 一個人斜插在座位上,緊握著話筒不肯松手。我喝得少,靜靜地看著他,我想,他今年幾歲了呢?他這個年齡,意味著幾分之幾的絕望呢?

當時的我走不動了。我在路邊上,蹲著, 哭了起來。蹲,摻雜著倔強,更多的只是無可奈何罷了。看,我已經能這樣坦誠地說自己了。那些宣稱要征服海洋的所謂勇者,不也常常是觸了淺灘的暗礁嗎?雖說是常事,其中的失望亦能夠摧人心智……回到了旅社,才知道山中天氣驟變,十分危險。生命在失去尊嚴以后得以保全,寓言之外者看后或可得悟,之內者如我只能啞然。

才情,他有,就算是他教我的那時候,他被歲月拖著走了很久以后,也仍然小心地保留了一點靈火。可是他似乎是真的丟了一點什么, 熱情嗎?恐怕是吧。他認定他周圍是寒冷的, 那他心中的火再旺也會熄滅。他上課的樣子我還記得一點,對于重復的、程式的漫不經心, 在認為有閑趣的邊邊角角里用力地揮灑。他是在刻舟求劍嗎?純樸的世界一刻不停地流逝, 他用這一種近乎笨拙的方式,在不舍處留下坐標以防走得太遠找不回自己。我猜,他雖然那么說,他后來還是不甘心的吧。

后來,我再也不會走路,偶爾站起來片刻, 或是為下一次的失望尋些素材。

我漸漸想起了我對他的第二點印象從何而來了,現在卻覺得這不能說是我對他一人的印象了。他的日記我也不再往下看了,說不清是因為不忍,還是因為不敢。


上一篇:許 非:十四屆全國中學生新作文大賽“十佳小作家”
下一篇:江致遠:十四屆全國中學生新作文大賽“十佳小作家”

媒體鏈接
 
贵州十一选五前直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