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十一选五前直遗漏数据|贵州十一选五走玩法
站內搜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投稿登錄

今天是2018年1月5日 星期五

當前位置: 首頁 >> 校園文學 > 中學生文學 > 文學新蕾 > 教育使我們富有,文學使我們高貴  文學滋養心靈,教育培養智慧
許 非:十四屆全國中學生新作文大賽“十佳小作家” 2017-04-04 21:05:20  發布者:丁毅  來源:大賽秘書處


簡介

許非,1999 年生于甘肅天水,浙江永嘉中學高二學生,學校搖籃文學社社長。在《中學生》《新作文》《同學少年》《作文點評報》《語文世界》等報刊發表作品30 余篇。出版作品集《誰的年少不夢幻》,獲浙江省作家協會少年文學新星稱號等。

 

獲獎理由

從許非的習作看,他善于從自己經歷的校園生活中取材,反映成長的酸甜苦辣。他說, 文字可以讓人看到過去,也可以看到所期盼的未來。因此,他的文章在描述成長故事的同時, 總能找到理想啟迪的未來,讓人感到溫暖,心中開滿了鮮花。


我的考試日記

我討厭考試!

即使心中曾涌現無數個用來咒罵考試的形容詞,也遠不及一句我討厭考試簡單明了。

開考前一天晚上最過匆忙。晚自習后整理考場,我努力將自己的桌子向中央移動,畢竟位置偏僻,考出的成績就會偏僻。擺完后匆匆忙忙回到寢室,趁著宿管沒熄燈,翻箱倒柜找出塵封的紅色戰衣,所謂考試一路紅火。我再從陽臺上扯下提前洗好的校褲,修過褲管。所謂本校考試,就要身著本校的衣物,接接地氣,而修了褲管,由原先的寬松肥大修成貼腿合身,便又占了人和

剩下一切都要從舊。我的筆沒用一個月, 絕對不敢上戰場。哪怕舊鞋再臟再破,穿出去惹人發笑,也要老老實實地穿著……只要在自己最熟悉的事物庇佑下,才能找到考試最好的狀態。

我始終貫徹著。

開考前老師總是苦口婆心:該舍棄就舍棄!考完后一定不能校對!其實考得好不好, 心里都有數。每當我考得焦頭爛額時,便希望廣播傳出:考試時間到,請立即停止答題。 出場后,我又忍不住問幾個競爭對手難易,最怕他們一致風輕云淡地搖搖頭說:不難。

若是考試時答得行云流水,出場后我早早把老師的勸諫丟在腦后,見人便一把拉過,故意裝出一副請教的模樣,像一根針把他肉里的刺根根剔除后,揚長而去。

考試結束后的晚自習最痛苦。學校把答題紙一一奉還,看著卷面一片雪白,便學窮酸詩人,一遍又一遍吟嘆:如果……那么…… 沒過一會兒,學校又大方地遞上答案。有的人立即校對,或喜或悲,有的人結成不校對聯盟,塞著耳機享受難得的清閑。一開始我也是不校對聯盟的一員,但偏偏我的同桌愛校對,還是個熱心腸,把他的成果一一述與我,說得我心里發癢,也忍不住快活一聲,悲哀一聲

等到排名出爐時,就是我抉擇做一個真實的凡人,還是做一個虛偽的圣人的時候。

考得好了,巴不得把成績印成傳單,站在教學樓門口,來一個人發一張;考得差了,便摸摸自己不長的胡須,嘆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哉!心里卻一直打鼓,回家后,怎么哄我暴躁的老母親,都免不了一頓臭罵。轉過頭再想想考試期間,桌子沒擺錯,衣服褲子搭配得當,鞋子圓珠筆全是舊的,細節上并沒有差錯。估計是晚上睡太早,平常寢室里聊一個小時才睡,考試也不能開綠燈

百密一疏。

考試啊,考試,如今記下來,為的是多年后好回憶起,青春就是在一次次考試。

那 些 花 兒

毋庸置疑,我是一個極愛表現的人。

我常常注視著鏡子里的自己,黑色的瞳仁中,想象著鎂光燈聚焦在我的身上,白襯衫像走馬燈變幻多彩,底下的熒光棒交相輝映,猶如繁華的霓虹絢爛。可惜我又是一個極易緊張的人,每次踩在崖角時便想要退縮。

所以,我很想回到那些不堪回首的日子, 按下重啟鍵,改寫那段故事。

高一那年,作為文娛委員的我,二話不說扛下了元旦會演的大旗,并把自己放在節目的軸心。一把吉他,幾縷歌聲,唱我當時最愛民謠——《那些花兒》。

匯演放在第二次月考的三天前,段長封殺了所有人的排練時間,老班每節晚自習踱出踱進,就怕有幾個人不老實偷偷地溜出。致使我們的節目排練一拖再拖,像饑餓的人只能靠幾塊壓縮餅干,緩沖暫時的溫飽。最后在舞臺上表演時漏洞百出,要么音樂放不出來,要么歌詞沒有記牢,與原先設想的大相徑庭。

輪到我出場時,坐在燈光的陰暗角,我深吸一口氣,緩緩地撥起琴弦,然而舞臺上沒有一絲和弦回蕩。我回頭看向音響老師,恰巧對上他慌亂的眼神。只見他猛地一低頭,雙手不自然地撥弄著調音鍵。后來友人告訴我,那時我的眼睛閃著惡狠狠的綠光,恨不得撲過去, 令人發怵。我亂了手腳,不知道該怎么做,只得破罐子破摔,硬著頭皮站起身,走到鎂光燈聚焦的地方。聽不到琴聲,聽不到歌聲,底下的觀眾看著臺上一位男生裝模作樣地假彈一樣,沒有話筒,歌聲都是從嗓子眼兒中吼出, 嘔啞嘲哳……

表演完,我隨手將吉他一扔,坐在前排地上,望著舞臺中央發呆。我不想離開這里,我的內心還殘余著幻想,但我更渴望,那些嘲笑我的人,能看到我此刻哀怨的眼神。

果然,等不到第二天凌晨,高一整個學段都在流傳——昨天有個男生唱歌難聽,還會假彈,特別會裝。

如果有一臺時光機,能把我送回那段日子, 我一定安靜地唱完《那些花兒》,讓所有人目睹一個真正的我。可現在我已經沒什么感覺, 就像歌詞里——那片笑聲讓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兒,在我生命每個角落靜靜為我開著。

如今我已升入高二,又一個元旦陡然降臨, 我仍然選擇報名參加,并找了一位愛彈吉他的友人上臺伴奏。臨近表演,我站在臺下,凝視著舞臺中央,燈光照耀的一圈光環,此時我又想起了曾經,留下太多遺憾和委屈的時刻。我無心去觀望臺上的表演,因為此刻我的心只為自己跳動。緊張地時而朝大門外走出,時而又從大門外走進,時而照著鏡子唱兩句,時而又跑出去大吼一聲……吉他手對我說:非哥, 這是我們最后一次元旦會演,我們做了充分的準備,即使失敗也是很完美的。

事實是這次很成功,斬獲二等獎的好成績。在煙熏繚繞下,仿佛看到那個雙眼放空的自己,我徑直走在舞臺中央,不再做一些復雜的鋪墊,樸素的白底花點襯衫把一切都回歸到平淡和簡單,人琴合一,感心動耳。我微瞇著雙眼享受著柔和的燈光,還有那似幻似真的迷煙。隨著舞臺下雷鳴般的掌聲和吶喊聲,拿著剛上臺時,老班給我的棒棒糖,我心滿意足地笑了。

真希望這個笑容永遠定格在臉上,可惜那一刻,我已告別。但我的心中開滿了鮮花。


上一篇:朱蕓菲:十四屆全國中學生新作文大賽“十佳小作家”
下一篇:周玉振:十四屆全國中學生新作文大賽“十佳小作家”

媒體鏈接
 
贵州十一选五前直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