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十一选五前直遗漏数据|贵州十一选五走玩法
站內搜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投稿登錄

今天是2018年1月5日 星期五

當前位置: 首頁 >> 校園文學 > 中學生文學 > 文學新蕾 > 教育使我們富有,文學使我們高貴  文學滋養心靈,教育培養智慧
薛詩瑤:十四屆全國中學生新作文大賽“十佳小作家” 2017-04-04 20:42:27  發布者:丁毅  來源:大賽秘書處

簡介

薛詩瑤,女,浙江省樂清市嘉禾中學高一學生。在《視野》《美文》《作文評點報》《青少年寫作》等刊物上發表作品20 余篇。曾獲得第十三屆葉圣陶杯 全國中學生新作文大賽決賽一等獎等獎項。

 

獲獎理由

薛詩瑤的寫作想象豐富,因為她具有一顆敏感而熾熱的心。她善于從生活中挖掘如《最美好的氣味》的故事,不拘泥于平面化的描述,而是拉長時空,甚至把銀河也傾瀉到心里, 充分表現了花季少年敢于想象的特點。這也為長大后培養創新精神打下了好底子。

最美好的氣味

我一生下來,就帶著一股特殊的氣味,那不是母親的血液與羊水交雜在一起的味道,也不是戴著口罩、穿著一身隔離服的醫生所發出的消毒水氣息,更不是手術臺上簇新的一次性塑料床單所發出的使鼻子有些刺癢的氣味。總之,是一種使每天與各種氣味打交道的爸爸也為之震驚的美妙味道。

于是,人生第一次當爸爸的這個男人從主刀醫師手中接過這個奇異的嬰孩,手略有些顫抖,卻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悅以及一種混雜在莫大自豪感中的恐懼,他懷中的孩子不停地哭喊著。可當爸爸的,卻貪婪地吮吸著孩子散發出的香味,他覺得自己已得到了這世上最芬芳的氣味,他甚至不愿將孩子給他的已快虛脫的妻子看一眼——他不愿別人同他共享這世間最為美好的氣味。

他笨拙地搖晃著我,我看見他的身旁有好幾個年齡較大的女人,她們的臉上都充滿著欣喜和好奇。她們急急地想要一睹我的容顏。原本沉醉的爸爸忽地被她們的一拽給拽醒過來, 他將手中的我向下一沉,極為自信地展示我的真顏,心中充溢著滿足。

身旁的聲音突然多了起來,其中的一個女人說:這孩子眼睛是睜著的,還有一副清秀的五官,比別人都要特別。以后一定能成器。”“您還有什么發現嗎?爸爸歡喜地問。啊?對了,他天庭飽滿,鼻梁直挺,體重六斤二兩,恰恰好,長大了一定是一個一表人才的少年。”“還有嗎,還有嗎……爸爸著急地問, 他覺得她還沒說到點子上,有些迫切。您沒覺得這可愛的孩子身上的味道很獨特嗎?可并沒有什么特別的呀。”“您再好好聞聞,一定有的。爸爸有些急了,他怕只有自己發現了孩子的獨特之處,怕他會像自己一樣不被人賞識。好啦,好啦!你說有就有了。爸爸聽出了這話語間的敷衍之意,有些頹然地坐了下來, 手中抱著我,沖著我蠕動著嘴唇,想要說些什么,卻什么也沒說,僅是從喉嚨里發出一聲低沉的嗚咽。但他堅信,自己的孩子由骨子里散發著一種與眾不同的味道。

許多年后,我踏上了同父親相同的道路, 成為了一名香氣調制者。奶奶和姑婆說,父親就是因為這份工作而瘋的,在我出生的那年, 他不停說我有一種獨特的氣味。

又過了幾年,我也喜得一子,我覺得他的身上有一種獨特的氣味。也許這就是當年我的父親聞見的那種味道吧。我不停地和母親說, 我懂得了父親。母親以為我瘋了,她說這份職業到底對我們的家族下了什么魔咒,使得我們一個個都陷入了魔障。

但我確定聞到,這世上最美好的氣味—— 做父親的氣息。

 

銀 河


我知道你會來,所以我等。

這樣的夜空是你最愛的,星辰像碎鉆石一樣鋪陳在深藍的帶子上,夜風晃動,帶子上的光便像波浪一樣蕩著,柔柔地闖進心里。你說你喜歡這樣的感覺,說這話的時候你的眼里爍動著,像藍色海洋上泛的熒光。我不知道為什么覺得你眼中裝著一條銀河。

那條銀河總是時不時地出現在我眼前,映出的光讓我不由得心神顫動,像是個溺水的人。然而,你沒有給我一個讓我溺亡在你眼中的機會。你走了。

從那個晚上以后你再也沒有出現,原本共同徜徉于銀河中的兩個人,現在只剩下我。可不知道為什么,我發現孤單的時候連綴滿星子的銀河都變得黯淡無光。但沒關系,我知道你一定會來的。沒有理由地相信你會來,畢竟這是專屬于你我的地方,是你我相遇的地方,是你說自己永遠也不會忘記的地方。那么我便相信你不會走遠。

你不會忘記那天的,并且會像我一樣把那個日子銘記于心。

那天晚上你的話格外少,只是靜靜地望著這一片黑寂的天空。天上星星少得可憐,風拼命地吹著。星辰干瘦又搖搖欲墜的樣子讓我有些心疼。但我沒說話。你知道的,一直以來我都在扮演那個傾聽的角色,而我也已經習慣了聽你講述的一切。

我們就這樣并肩坐著,風吹過山谷帶來一陣陣悠長的聲音,那聲音聽得我有些淡淡傷感——可我不知那傷感自何而來。

遠方開始顯露出淡青的顏色,那是黎明前的預兆。通常這時我們就要分開了,但今天沒有。因為你說想要看天亮的樣子。

天邊開始漸漸散出金光。時辰尚早,故而這光并不熱,但也能勉強驅走身上積了一夜的寂冷,帶來些許溫暖的感覺。我不由自主地將目光投向你,你蒼白的臉龐在這金光的映射下顯得紅潤了許多,但那眉宇間淡淡淺淺的傷感卻讓我知道你心中并不快活。

我們就等著那太陽升起,躍過海平面,穿過地平線一直升起來,直到天邊朝霞 滿布。你輕輕說了句我要走了,便慢慢離開。我望著你漸行漸遠地背影,心中有些落寞,卻又不好說什么,只應聲算是答話。誰知這便算是離別。

我相信這場分別不會太久,所以我等,等那銀河向我心坎上傾瀉下來。

上一篇:馬珮文:十四屆全國中學生新作文大賽“十佳”小作家
下一篇:時瀟含:十四屆全國中學生新作文大賽“十佳小作家”

媒體鏈接
 
贵州十一选五前直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