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十一选五前直遗漏数据|贵州十一选五走玩法
站內搜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投稿登錄

今天是2018年1月5日 星期五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學校園 > 高中校園 > 文學社團 > 教育使我們富有,文學使我們高貴  文學滋養心靈,教育培養智慧
山東省東營市一中二月文學社 2017-03-31 14:43:00  發布者:麗榮  來源:本站


 

山東省東營市第一中學二月文學社成立于20042月,同時創辦社刊《弘毅》,發表學生原創作品。目前與全國四十余家校園文學報刊保持聯系,《中國教育報》《文學校園》《美文》《中學生》《成長讀本》《中學生百科》等近二十種報刊對二月文學社及《弘毅》作過專題推介。參加多項寫作大賽,成績優異。有600余篇學生作品在全國各類報刊發表。《弘毅》被評為山東省高中優秀文學校刊一等獎,全國中小學優秀校內報刊一等獎,獲“全國九十九佳校園文學社刊”稱號。二月文學社先后被評為“全國示范校園文學社”“全國百強中學文學社”,被批準為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校園文學委員會團體會員。出版有校園文學精品集《拾光》。

【教學隨筆】

讓文學之花在校園盛放

——東營市一中2016年文學社工作實踐與收獲

胡愛萍

基礎教育階段,學校圍墻一方面為學生的成長圈出了一方平靜天地,一方面卻也隔絕了社會,學校生活相對來說比較貧乏,特別是高中生,幾乎沒有課外的時間。校園文學活動,可以成為中學教育的完美補充。怎樣將校園文學活動與建構學生的核心素養融會貫通,是我作為指導老師一直思考并踐行的問題。

一、堅持社刊的文學性、原創性、連續性。

東營市一中二月文學社社刊《弘毅》是一本原創校園文學刊物。創辦十二年來,每月一期,每期發表詩文40篇左右。作者全部是在校學生,作品內容貼近校園生活和學習心理,深受學生歡迎。社刊對學生的文學審美具有引領作用,一直堅持文學的純正導向,堅持原創性,創刊十二年來,每年十期,保持了出版的連續性。

二、積極開展“作家進校園”活動。

20163月,在當地文聯的大力支持下,“作家進校園”活動順利啟動。每季度一次,由市文學創作室邀請當地著名作家,來校與學生互動交流。活動過程中,學生的收獲體現在四個方面:

1、對文學有了更深刻的認識。文學社社長李鑫這樣寫他參加活動的感想:“文學并不單純基于物質,文學源于生活,升華至精神。對于文學,我們不能從功利上追求,真正的文學是精神上的滿足,我們從精神所收獲的,是物質所無法比擬的。”

2、對文學與人生的關系有了更深刻的理解。高三文學社員王昱晧在一篇文章里,談到他對詩歌的認識:“我追求的是一種詩意而美好的生存狀態,我希望有我的地方,都有光,都有真誠和善良。詩是遠方,但又不止于遠方。心有多凈,世界就有多凈。擁有高貴的靈魂,會把世界變得簡單、真實而美好。”

3、與作家的對話豐富了學生的精神世界。現在的高中生基本上都屬于零零后。他們的童年生活,幾乎都是在城市里、在電子產品的陪伴下度過的,很少有與大自然相處的機會,這使他們的寫作題材較窄。與同學們交流的作家,都出生于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有著與現在的中學生截然不同的童年生活。他們筆下,有清凌凌的小河藍瑩瑩的天,天地開闊,空氣潔凈,他們見過浩瀚的星空,也見過雨后的彩虹。這些講座內容讓中學生對時代的變遷、生活的變化以及心態的改變,產生了更深的思考。

三、組織參加全國有影響力的寫作大賽。

文學社與各級部老師一起,共同組織學生參加了創新作文大賽、葉圣陶杯全國中學生作文大賽以及文心雕龍杯才藝大賽等等,成績優異。同時,向各類報刊推薦發表學生作品。每一次獲獎和發表,都是對學生的極大鼓勵。

此外,文學社還不定期舉辦文學課堂,組織詩歌愛好者一起賞析現代詩歌,閱讀優秀散文、小說,為同學們打開閱讀視野,引領寫作方向。

 

【學生佳作】

重 生

20134班 劉曉軒

 

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靜,仿佛有什么,凝結了時間。

我緩緩睜開眼睛,眼前依舊一片漆黑。也許我的眼睛并未睜開,我不能確定。我的感官已經近于麻木。我試著活動肢體,似乎某種膠質包裹著我的全身。肺部好像被什么東西填滿,我無法呼吸,但并沒有窒息感。我想象著自己是琥珀里的一只蚊子。

感覺正在逐漸恢復。我發現自己身處一堆果凍般的膠體中。我將手向前伸出,觸摸到一層柔軟的膜。我略微加力,用手指將它刺破。

強烈的光芒射了進來,使我幾乎睜不開眼。身邊的膠體迅速從破洞涌出,洞被撕扯得越來越大,直到我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推出去。

我跌落在堅硬的地面上,開始劇烈咳嗽,沒等喘過氣來,我又開始嘔吐,直到把膠體全部排出體外。我深吸一口氣,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在貪婪地索取著氧氣,生命又一次變得清晰了。

活著真好。

我用手擦去了臉上的粘液。這時我注意到,現在我在一個密合的房間里,剛才包裹我的是一個蛋狀物體。房頂的燈很亮,墻壁上掛著一個電腦屏幕。屏幕上有字在滾動:

你好,幸存者,如果你看到這段文字,很遺憾地通知你,人類已經滅亡。不要喪氣,希望仍未斷絕。我們采用了特殊方法以保存生命,你就是這樣存活的。我們安置了三千顆這樣的“末日膠囊”,理論上會有半數以上的人活下來。這部電腦儲存了我們能搜索到的一切知識,它還能運轉一百年以上。外面的倉庫里有食物和水。團結其他幸存者吧,你們是重振人類的最后希望。

祝福你們。

我換上了門口擺著的一身衣服,推門走了出去。門外是一個狹長的階梯,右手邊是倉庫。由于急于見到其他人,我沒有理會倉庫,而是走上了階梯。階梯一直向上,然后又分成三條,左右兩條向下,中間向前延伸的一條階梯上灑落陽光,顯然通往外面。我沿著右邊階梯走下,階梯盡頭是一間和剛才一樣的房間。推進門,呈現在眼前的竟是一具干枯的尸體。他一半身體露在“蛋”的外面,一半還在里面,就像死在繭中的蛾子。我“砰”的一聲關上門,匆匆逃離了這個房間。

盡管已經有一定心理準備,左邊階梯盡頭的房間里,同樣的景象還是讓我膽顫心驚。我從出口跑出,暗暗打算,要熱烈地擁抱一會兒遇見的第一個人。雖然如此,一種不安還是盤踞在我的心頭。

來到外面,我發現我站在一座金字塔形的建筑上,周圍還有六座這樣的建筑,但都已經徹底倒塌,這一座是唯一完好的,環顧許久,我不得不接受這樣一個可怕的事實:

沒有人,一個人也沒有。

一只無形的爪子拽住了我的心臟,它正在慢慢收緊,我似乎已經可以聽到我的心臟爆裂的聲音。這座金字塔周圍還有許多洞口,這給了我一點希望。我惴惴不安地走進了最近的一個洞口。

同樣的結構,同樣的三個房間里,同樣的景象。我飛一樣地沖了出去,又沖進下一個洞口……我發瘋似的搜遍了幾乎所有洞口,卻只換來一次次失望乃至絕望。我顫抖著跪在塔頂的最后一個洞口前,不敢去面對最后的事實。環顧四周,我找不到任何生命存在的跡象,就連一只鳥,一條蟲子都找不到。天空灰暗得如死人的臉,一絲風都沒有,四周安靜到讓人發瘋,這個星球已經死去了。

天就要黑了。這也許是人類誕生以來最孤獨的一天。

我像上刑場一樣,一步步走進了最后一個洞口。里面只有一個房間。推開門的那一刻,我不由地閉上了眼睛,我害怕,害怕命運的利刃穿透胸膛時的透骨涼意。但出乎意料地,房間中竟是一個完好的“蛋”。

我竭力克制住內心的狂喜,就地坐下,祈禱里面的人快點出來。

不知過了多久,“蛋”突然裂開一個口,大量的膠體從中噴涌而出。我急忙站了起來。緊接著,一個人從里面重重地摔了出來。我正要迎上前去,卻發現他的身體在劇烈地抽搐,他用雙手捂住頭,極盡痛苦地尖叫著。我被嚇住了,不知道該怎么辦。哪怕這世上的生靈全部毀滅,它們的痛苦與絕望相加,也不及這時的他。血水從他禁閉的雙眼中流出,他的皮膚也因為充血變成了紫紅色。他的慘叫聲越來越大,我恍惚間看到一個穿著黑色斗篷的身影,緩緩地將一把鐮刀舉過頭頂。我心中一驚,將手向前伸出,“不要……”那身影忽然抬頭,我看到了世上所有人的臉。他嘲諷似的一笑,鐮刀落下。

鮮血在地上盛放出一朵詭異的紅蓮,那個身影消失了,他也已經安靜不再掙扎。我上前試他的呼吸,他死了。

我想我已經聽罷了人類最后的挽歌。

屏幕上的字依然在滾動。

你們是重振人類的最后希望。

別開玩笑了。

我默默轉身走出。天已經黑透,月亮也暗淡無光。

我擔不起那樣重大的責任。我只想有一個人,有一個人陪我就好。可是,只有我活了下來。為什么,為什么會是我?

我寧可和他們一樣。

我獨自坐在塔頂,俯視這片死去的土地。

真希望,一切都是一場夢。

如果是夢,就快一點醒過來吧。

我將臉埋進雙臂。我感覺自己正緩緩地沉入一片冰冷的深海,觸到海底,又緩緩上浮。

身體變得越來越輕。我逐漸接近那片海面了。

腦海中閃過一道電光。我猛地睜開眼睛。

夜,依舊那么冷。

(發表于《意林》2016年第6期)

 

貓的墓

201310班 何婷

他已經很老了。半禿的頭頂稀稀疏疏的全是白發,耳朵也不大好使了,看東西模模糊糊怪不清楚。只有當他坐在躺椅上看著遠方那片天地的時候,光與影似乎才剛剛好。

他年輕時就是一副沉悶性格,不常與人交談,老了就更懶于開口了。村人都少與他來往,他就與貓相伴。他是不缺錢的, 身上卻總是那幾件發白的帶補丁的衣裳。兒子在城里落了腳,工作好,也娶了媳婦,只是有幾年沒回來了,不過錢還是常寄,他一個老頭子,要了錢也用不上多少。

那只貓也同他一樣年邁了。多數時候都在門口懶洋洋地曬太陽,半天也不動彈。貓年幼的時候總是十分頑劣,爭強好勝,幾只野貓竟敢輕易招惹它,群起而攻之怕也是有的,偶爾回來還帶些傷。它那時一連好幾天都不回家,起初他是擔心的,后來,倒是習慣了。

現在呢,錨也老了,老了大概就沾家了。他給它喂的飯食多半被野貓們分食了,它仍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從不去爭搶。大概老了也沒了力氣,沒了脾氣。

他越來越喜歡在門口擺張躺椅,曬曬太陽,盯著遠處一看半天,那只貓就窩在躺椅下一待也是大半天。

他有時看著貓,覺得,真好。

有天,他照常望遠時,聽見身旁奇怪的咔咔聲,他疑惑地一看,是老貓發出的,看著像在打噴嚏。他隱約記得貓小的時候也常這樣,怪可愛的。他那張皺紋滿布的臉露出了些許愉悅的神情。然而老貓呼啦啦吐了一地。

他著實是嚇了一跳。可他也明白,這貓太老了,就和他一樣。村這邊少有獸醫,一般不會有人費錢花心思給貓看病,不過他仍去買了些藥,摻在飯食里,貓吃了還是吐,連著藥一起吐出來。他仍然堅持。想貓多少也會吃進點吧。

都老了,也許就有那么點惺惺相惜,沒事的時候大部分時間他就看貓。因為吃不下,老貓愈發瘦削了,腰身細弱,毛發掉得很快。他嘆了口氣,又回到躺椅上,天已經快黑了,他還盯著遠處看。

三天之后的早晨,他照常去喂貓,叫了半天沒見蹤影,他愣了半晌,還是放下了手中的飯食。陽光正好,尤其明媚。他走到門口,躺椅底下沒有貓,他回頭一看,不遠處的墻角落里正是他那只老貓,一動不動,身子好像已經硬了,閉著眼睛,倒是很安詳。

早晚都得走唄。他嘆口氣。從老貓嘔吐起,他就知道要不了幾天了。他佇立了一會兒,顫微微地走過去,抱起了貓,老貓陪了小半輩子,他其實一點都不難過,人老大概就看開了。

他尋思著在后院竹林里給貓掘個墓,懷里的死貓像塊石頭,墜得他心里沉沉的。他干活還是有些吃力,掘出的小坑四四方方,并不多深。他把白布隔在坑底,把老貓放了進去。土塊一點點掩了它的身軀,他突然就心里壓抑得有點發惡心。

趕忙加快了速度,看都不想再看一眼坑里的老貓,忙完倒是沒出多少汗,只是累得氣喘吁吁。他尋思著,一起生活了小半輩子的都是個親人了,于是停了會兒拿了塊木板立在土里。墓上只有三個字:貓的墓。

今天他沒有去睡在躺椅上遠眺,半日都在貓墓前發呆,不知道想些什么。下午村委來了個人,說他兒子來電話了,讓他什么時候過去村委打個電話。他搓了搓沾了泥巴的手,忙不迭去打電話。

“爸還好吧?”

“都好都好。”

“好久沒打電話了,問個平安。”

“平安平安,都好著呢。……就是咱家貓死了,剛剛。”

“貓死了,哪只貓?……哦,那也挺老了,沒事,人好就行。再養只貓也行,做個伴兒。”兒子的話好像格外長。

他訥訥地突然不知道怎么接話,胡亂地應了聲。

“工作都特別忙,連個長假都沒有,以后得了空就接您過來玩一玩。”兒子兀自說著。

“我這把老骨頭經不起折騰了,在這兒呆著挺好。”

“那什么時候有長假了,再回去看您也行。”

“嗯,大老遠的,一把老骨頭有什么好看的,你就……”

“唉,爸,我這兒還有點事得先忙去了。”

“啊?唉!……好。你……”他話音未落,話筒里忙音連串。聽了半晌,他才掛了電話。

 

他給貓的墓前放了幾塊魚一些飯食,不出意外全被野貓分食了。他仍隔段時間放一次。

陽光好得很,透過竹葉下來也仍燦爛,早些時候撒的草種子都長起來了。看起來有了點色彩。他有時候盯著貓墓看良久,竟覺得有些羨慕。

他還是花很多時間躺在躺椅上看遠處的天邊,那邊的城市大概是兒子工作的地方,他也不大知道。倒不盼著有個長假了,沒那點期望,小日子也還好過。有時候陰天,有時候晴天,貓墓的小土堆雜草叢生。

(發表于《意林》第15期)

 

201417 徐媛

角落里是一輛經時光侵蝕的老舊單車,銹蝕的鏈條,細繩纏繞的后座,訴說著歲月二字的烙印。

是一輛鳳凰牌自行車,黑漆包裹的橫梁堆滿灰塵。

喬苒伸手,將那塵埃拂去,手指與鋼鐵碰觸的瞬間,襲入她身體的,遠不止是金屬的冰涼,而是更加沉重的橫梁的記憶。

橫梁說,他是屬于一個女孩的。

瓦藍的天際綴著微微層疊的云。藍白交際下是一條小路,沒有瀝青路的平坦與寬闊,卻也并不顛簸。小路旁是無邊的綠色,小路上搖曳的,是單車和歌聲。一輛黑色的老式鳳凰牌單車,橫梁上的女孩綁著俏皮的雙馬尾,稚氣的童聲編織成清甜的兒歌,嬌小的女孩被兩條有力的臂膀環繞著,小手緊抓住兩個車把的中央,而握住車把的是一雙生滿老繭的大手。女孩喚這雙手的主人爺爺。

“爺爺,我唱歌好聽嗎?”

“好聽,好聽!”

“那我爸爸什么時候來聽啊?”

“快了,快了!”

女孩坐在單車上,單車輾過那條路,一遍一遍,車輪一遍遍滾動,女孩一遍遍唱歌,可她唱的歌甜美與否,只有爺爺是聽眾。于是,后來,她拒絕別的聽眾。

橫梁噤聲。

喬苒端來一盆水,擦拭著灰塵沾染的車身。車架的黑漆早已開始脫落,斑駁著一塊一塊的褐色。有些鐵皮還翹起著。她伸手抹過去,那些鐵皮也紛紛落下來,就像那個冬天的落雪,黑色的雪。

小院里積滿了雪,小屋里擠滿了人,小床上是老人失了血色的臉龐。雪一片一片墜落,老人的身體一點一點僵硬,陽光微弱融不化積雪,女孩淚水滾燙,挽不回老人失去的體溫。

她嘶喊,她臉色慘白。

后來,女孩看著爺爺的身體化成粉末,久眠在地下的黑匣子中。石碑立起的時刻,雪花變成了黑色,而單車也用它的靈魂給老人殉葬,至于身體,只留作女孩的念想。

從此,女孩再也沒動過那輛單車。

再后來,是第二年春天。女孩走進那所大房子,她帶來單車,單車被帶去了地下室。

大房子里有兩個人,男的稱父親,女的叫阿姨。女孩在這大房子里度過八年,八年光陰,她的八個世紀煎熬,只有陰風,沒有陽光。

 

再把毛巾放入盆中時,水已經涼了。喬苒先是一驚,下一秒卻笑了。

為什么不笑呢?

前幾日,那個自稱爸爸的中年男人進了牢房,那女人也消失了。多好啊。而她也要離開這房子了,去到另一個城市。只可惜,除了一個背包,她什么也帶不走。當初哭著留下的單車,終于還是要推給門外收廢品的老頭了。

將最后一寸灰塵抹去,喬苒拿起一塊白毛巾,為單車蘸干每一顆水滴,每個動作都有十年那么漫長。那十年,是單車靈魂未亡的十年,那是單車軋過土路的十年,是單車上坐著會唱歌的女孩的十年,也是單車最幸福的十年……

接過零碎的票子,她看著收廢品的人將單車搬上他那輛摩托三輪,再用繩子一圈圈捆住。單車尚能映出些陽光來呢,她愣在原地,注視著。

三輪車駛遠了,她注視著,會唱歌的女孩對她笑,旁邊是一個老人,皮膚黝黑,白毛巾搭在脖頸,短袖被汗水浸濕。

單車遠了,向著柏油路的那一邊,黑色的車身漸漸縮小。她凝望著,想說些什么,唇齒一張一合,無聲的語言卻扯痛了心尖,朦朧了雙眼。視線模糊中,單車的黑色框架變小,再變小,消失的前一瞬,化成了一方黑色的骨灰盒。

(發表于《創新作文》2016年第1期)

 

20147 王學志

 

一盤醋溜土豆絲,一道極其普通的家常菜。但是,它卻包含了歷史的積淀,因為它是由中國的家庭一代代傳下來的。正是這種傳承,使得你我可以品嘗它的鮮美,也正是這種傳承,使得中國得以擁有如此多的美味。

物件是可以傳承的,這菜品也是。它們有的系皇室所傳宮廷秘制,有的是民間流傳,但更多的,還是由家庭所傳。一道菜,由祖上傳遞至今,已變成這個家族的一部分,它們如血脈一般,將這個家連成一體,體現著這個家族的品德,但更多的是展現這個家人與人之間的那份親情,那份關愛。它們就是傳家菜。

我家也有一道口味十分醇厚的傳家菜——粉蒸肉。

這做肉的方法可謂種類繁多。光有史料記載,便多達上千余種,民間流傳的更是不計其數。宋代文人蘇東坡先生對做肉更是情有獨鐘。他說做肉要“少著水,慢著火”,這樣才能使肉散發出一種獨特的香氣。這粉蒸肉也是如此,而且其工序在肉菜中也算是比較復雜的。首先,要精選上等的豬后腿肉,這后腿肉肉質鮮美,不緊不松,不干不柴,口感極佳,而且所選肉要為肥瘦相間的帶皮豬肉。有肥增加口感,有瘦減少油膩,略微帶點豬皮吃起來更加筋道。

其次是所選配料也十分講究,不能過于奢華,也不能太過隨便,最好是配以土豆、地瓜、南瓜等粗纖維食材,以吸收蒸肉時所滲出的多余油脂。粉蒸肉一般是不配如白菜、油菜等綠葉青菜的,因為青菜在蒸煮時所冒出的水氣和清香,會沖淡蒸肉所散發出的那獨特的肉香,在口感上也會對肉造成一定的影響。

然后是粉蒸。粉蒸肉、粉蒸肉,重點在那個粉上。所謂粉,則是在做肉時加的一種特有的粉料,就是加入五香粉。這五香粉與普通的五香粉不同,需要的是手工現磨的五種香料的粉末,再在其中加入少量面粉,混合而成,其味道聞起來香氣撲鼻,宛如匯聚世間百味,那花椒、八角、麻椒等香料所散發出的那種濃厚的香氣,是如此的醇香濃烈,好似一股真氣,沖入人的鼻腔,猛烈刺激著人的嗅覺,直到把人的所有感官調動起來,五臟六腑都氤氳在濃濃的香氣之中。

料配好了,開做吧!先將后腿肉切片,片長約十厘米,使其略微入味,后將肉片放入大盆中,在肉上加入五香粉,量要適中,過多則會使蒸肉過于軟面,過少就無法吸收肉中的油脂,會使人吃著肥膩。入料后,雙手在盆中攪拌,使肉的每一處每一塊都均勻附上香粉。攪拌時, 手力不能過大,要如同按摩一般,讓肉保持原有的形狀,這會增加肉的質感。這一道工序被稱為和肉,我們家中數我姥姥和肉手法最為精巧。那雙手,又粗糙又厚實,和肉時,手力不大不小,就如同在給肉做一次精細的按摩。不管如何攪動,那肉總還保持著原來的形狀。和好后,肉與粉充分融合,往盤中一碼,整齊光鮮,如同一件工藝品。

擺好肉,再將切成塊的土豆放置于肉上,這所有的準備工序就完成了。接下來,入鍋開蒸。用小火慢蒸,這期間無須做任何工作,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時間了。慢慢的,一縷青煙冒出,如飛鳥般裊裊升起,在屋頂盤旋,最后慢慢散開。那鍋中正在進行著一場儀式,是生命的蛻變與升華。那里面的食材正進行十分嚴肅的交換,是用生命與上帝進行的一次美味的交換。三十分鐘后,那廚房已經冒出陣陣濃郁的鮮香,連樓下經過的路人都被這香氣所吸引,停下來,張開鼻孔,貪婪地吸取這香味。鍋中的五香料已經滲入到肉的每一個細胞之中,與其融為一體。這時,關火開鍋,只見原先血紅的豬肉,此刻已變得金光閃閃,上面布滿著一層層熟粉,濃香四溢。一碗美味無雙的粉蒸肉就此誕生。那瘦肉黝黑發亮,肥肉晶瑩剔透,用筷子夾取,稍一用力,那油脂伴著湯汁,就從肉中滲出。放入口中一咬,那油那湯,一下子全部涌了出來,在齒間來回游動,味美肉香,肥而不膩,吃過后,還有一股淡淡香氣不停地從口喉中向外涌,讓人回味無窮。土豆也因吸收了肉湯變得香甜可口,不干不硬,味道完全滲進,咬起來柔軟可口。肉微咸,土豆味略淡,兩者相融,堪稱完美。

姥姥說,這道菜在我們家已經流傳了好幾十代了。它所包含的不僅僅是肉香了,而是家的味道,愛的味道。我從小吃姥姥做的肉長大,那味道已深深地刻在我的腦海中。如今姥姥也一天天老去,頭發也已花白。做粉蒸肉的手藝也已不如從前利落,老是放鹽或加料多了,但我們依然吃得很開心,那里面包含著她對我們滿滿的愛。

現如今媽媽已學會做粉蒸肉,她也把她的愛融入肉的每一個細胞中,讓我感到溫暖。將來我也要學會做這粉蒸肉,把這傳家菜傳下去,把這份親情、這份愛,傳遞下去。

 

(發表于《作文新天地》2016年第11期)

 

 

下次一定超過你

201511 高佳琦

1. 

歷史月考前,我正漫無目的地翻看著課本,打發開考前的最后幾分鐘。耳畔忽然響起一個低低的詢問聲:“哎,《聯合國家宣言》是哪一年發表的?”

1942。”我不假思索,脫口而出。

1943。”身后的伊九報出他的答案。我和他的聲音重疊在一起,末尾相異的音節,聽來格外不和諧。

42。”

43。”

2。”

3。”

“啪!”桌子發出一聲沉悶的呻吟。考場其他人的目光暫時離開了珍珠港和斯大林格勒,不約而同地集中到我和伊九身上。我眉頭已經擰起了疙瘩——從未見過誰能把錯誤答案說得這么理直氣壯。伊九還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嘴角浮動著若有若無的微笑。

“賭不賭?”

“賭!十個俯臥撐!”書頁翻動的沙沙聲與伊九愉快的聲音混雜在一起:“現在,就是見證奇跡的時刻……”

他的聲音卻驀然變了調。我順著他訝異的目光看去,“1942”映入眼簾。我禁不住揚起嘴角:“小伙子,請吧,愿賭服輸。”

伊九把校服外套一甩,走到兩排課桌中間的走廊里,利利索索地做了十個俯臥撐,姿勢標準,個個鼻尖著地。當他在大家半是疑惑半是玩笑的目光中重新站起來時,臉龐已漲得通紅,晶瑩的汗珠順著他的額頭流下,流進他的眼睛。他眼眸中閃爍的光芒,是滿滿的無奈。

小子,跟我玩,你還沒贏過呢。

2. 

    我和伊九就讀于同一所九年一貫制學校的不同班級。學校按名次排考場。我憑借足夠驕人的成績,穩居第一考場第一位。而伊九,則是同學、老師、家長甚至學校對面書店阿姨口中的“千年老二”。

他曾無數次斗志昂揚地向我宣戰:“一定超過你!”

分數公布,塵埃落定時,他仍無比堅定地向我吶喊:“下次!下次一定超過你!”

這次月考,亦不例外。

值得一提的是,這次月考之前,為了備戰高中學校的自主招生考試,學校特意騰出教學樓頂樓的一間教室,供參加考試的同學停課復習。

我忙于準備自招考試的科目,難免放松了其他的課程。

伊九倒整日游手好閑,每天早上努力睜大惺忪的睡眼,在自招教室里奮筆疾書——抄作業。課間,他還邁動兩條大長腿,跑到對面的乒乓球館揮幾下拍子,踏著上課鈴聲往教室狂奔,推門遇上老師憤怒的神情,只嘻嘻一笑。

他似乎能把一些我特別在意的事情看輕看淡。

走出自招考場時,天邊那抹火紅的晚霞刺得我眼睛生疼,幾乎要逼出我的眼淚來。數學題,好難好難。

伊九垂著頭,獨自走在路的邊緣。他也失誤了太多。

我甚少見過他這般沮喪失落的模樣,便忍不住走到他跟前,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子,振作點。”

“考不上了。”他的語氣中有藏不住的難過。可轉瞬間,他又提高了聲調,對我說:“回去還要月考呢。這次,一定超過你。”

3.

自主招生的成績出來了,雖然我和伊九都沒有拿到理想的名次,但無論如何,考上了。

月考的成績跟著出來了,照舊。

辦公室里,我的語文老師笑盈盈地問伊九:“怎么還是第二呢?”

伊九一跺腳,憤憤地指著我喊道:“她!她又從哪兒變出來兩分?”

伊九多年的愿望,幾乎要實現了。或是說,已經實現了。而我的一個舉動,又使一切發生了戲劇性的、天翻地覆的轉變。

當語文試卷如一只無力的白蝴蝶輕輕飄落在我的課桌上時,我匆匆瞥了一眼右上角那個數字。目光掃過整張試卷,似乎有些不對的地方。但低落的心情,已不容許我再去細細思量。

快步走出教室,便差一點和快步走來的伊九撞個滿懷。

“誰第一?”走廊里光線昏暗,愈發顯得他一雙大眼炯炯有神。

“你你你。”我不耐煩地擺擺手。

再一次將語文試卷展平在課桌上,我冷靜下來,逐題檢查。一面找出了自己答題時的種種不足,一面將發卷時腦海中那一閃而過的疑慮落實了:少加了兩分。

第二天早讀,我便拜托語文課代表幫我找到老師把成績改過來。年級里負責這事的,是伊九的班主任,一個挺漂亮的女老師,雖不教我,平時對我卻極好。我不好意思自己去找她,怕她笑話我錙銖必較。

中午放學時,一個伊九的同班同學見了我,語氣怪怪地說:“喔,第一名哦。”

我一愣:“啊?”

“只比伊九高了0.1分。你不知道,昨天自習,伊九手舞足蹈地唱了一節課歌。誰知道今早上老班特意來告訴他——人家找回來兩分,人家還是第一。”

于是,在老師善意的詢問下,伊九只能以他那句不知重復了多少遍的臺詞作答:“下次,下次一定超過她!”

“伊九,你真是下次復下次,下次何其多啊。不過,到了高中,你們倆就不一定誰高誰低了。男孩子,后勁足。”

“到了高中,你有本事考第二,我就有能力考第一。”我搶先開口,“總之,我一定要把名字寫在你前面。”

再看伊九,他的笑容僵在了臉上,“老師說得對”幾字終于還是凝在嘴邊。

4.

一模,二模,三模,四模……不,沒有四模,那是中考。

短暫的休整后,我背上書包,踏上去往高中學校的路。新的征程就此開始。我和伊九同時選擇了攻讀奧數,他又坐到了我身后。

“嘿,現在咱倆不能再劍拔弩張地爭了,要建立統一戰線。”

“嗯,不能給咱學校丟臉。”

懷抱著這份簡單到幼稚的信念,第一次考試將近,緊張、不安還有些許期待在我心上繞啊繞。伊九亦然。平日里愛說愛笑的他,竟也在晚自習上沉默地埋頭于書山題海。筆尖與演草紙摩擦碰撞的細微聲響,入耳分外清晰。

“誰要是考不到及格,操場十圈。”

我們小心翼翼地立下賭注,連一個太高的目標都不敢設下,生怕在結果揭曉的時刻,那年輕的自尊心和榮譽感會被擊得粉碎。

成績出來后,我和伊九的分數都遠超及格線,甚至達到了優秀。

好樣的,兄弟。

5.

晨曦和晚霞交替著在課桌上涂抹著繽紛的色彩。

一天晚自習,我提早完成了任務,為了給自己多日困在幾何圖與代數式里的思維放個假,我悄聲與伊九聊起天來。話題漸漸轉向了我們的母校,轉向了伊九的班主任。

“你老師總是嚇唬我。一次期中考試前,她跟我說,讓伊九把差距縮小到五分以內。當時我肩上仿佛壓了千斤重的擔子一樣,回去玩了命地復習啊。”

“哈,然后你甩了我三十分!老師可生氣了,警告我,要是再有下次,我就不用來上學了。那次她沒動手打我,光表情和語氣就把我嚇哭了。真哭了!”

“怪不得咱倆差距一次大,一次小。原來老師嚇唬我一次,嚇唬你一次。”

“挺好。”他的聲音漸漸低了下去,帶了些哽咽:“嗯……挺好……”伊九突然趴在桌子上,把臉埋在臂彎里。他寬闊的肩膀輕輕顫動著,大顆大顆的淚珠順著他臉頰流下,砸碎在書頁上,暈開一片苦澀的想念。其他同學投來好奇的目光,我皺著眉,沖他們揮揮手:“沒事。”

我該怎么向他們解釋伊九突如其來的哭泣呢?

那位老師,教了他九年。從我們這一屆入校開始,她便一直執教伊九的班級,直到畢業。要怎么描述呢?九年前站在校門口,笑意盈盈地從家長手中牽過你小手,領你走進教室的人兒,九年后緊握著你的手,帶你向校門口走去,走完這冗長時光的最后一程。

想一想,都覺得心酸,都忍不住感嘆,流光容易把人拋,紅了櫻桃,綠了芭蕉。

更何況,親身經歷過。

我沒有開口安慰伊九,我沒有這份力氣,我怕自己欲語淚先流。

我只能在下次考試成績出來后,重重捶一下他,問:“小子,對得起你老師嗎?”

6.

出于種種原因,我決定放棄奧數學習。最后一節奧數課上,那些函數公式在我耳畔飄來飄去,卻始終鉆不進腦子里。我索性撕下一張紙,給伊九寫告別信。

“再見啦。小子,慶幸吧,我再也不能把名字寫在你前面了。你有機會當第一了。前路珍重,珍重。”

伊九的回信,很長很長。我凝住眼淚,目光停留在最后一行:

“你好,我叫伊九,很高興認識你。”

恍惚間,我又坐回了母校的考場。金燦燦的陽光落了半張課桌,上面攤開的課本,文字一半明,一半暗。伊九坐在我身后,哼著一首不知名卻有好聽調子的歌。他眨著大眼睛,一字一頓認真地對我講:“這一次,一定超過你。”

他叫伊九。

故人依舊。

(發表于《中學時代》20165月刊)

上一篇:河北省石家莊市第十七中學“三人行”文學社特輯
下一篇: 江蘇省淮北中學雨凝文學社

媒體鏈接
 
贵州十一选五前直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