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十一选五前直遗漏数据|贵州十一选五走玩法
站內搜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投稿登錄

今天是2018年1月5日 星期五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學校園 > 高中校園 > 文學社團 > 教育使我們富有,文學使我們高貴  文學滋養心靈,教育培養智慧
江蘇省南通市通州區育才中學墨瀾文學社特輯 2016-09-05 10:15:21  發布者:丁毅  來源:本站



文學升華靈魂,書香浸潤精神

——江蘇省南通市通州區育才中學墨瀾文學社特輯

 

﹥﹥校長寄語

 

不能把文學教育當作學校教育、語文教育的點綴,要用文學力量培育富有創新精神的一代,用優秀的文學作品升華學生的靈魂,讓書香浸潤學生的精神世界,讓校園真正成為學生的精神家園。

——張建

  

﹥﹥社團素描

 

江蘇省南通市通州區育才中學,是全國“百強特色學校”、江蘇省綠色學校、江蘇省平安校園、南通市文明單位、南通市首批教師專業發展優質學校、南通市教育系統先進集體、南通市“青少年行為規范示范學校”。 學校努力踐行“胸中裝著每一位學生,讓每一位學生都能獲得成功”的辦學理念,形成了以正面引領為主旋律,以責任文化建設和精細化管理為保障的教育風格。著眼可持續發展,培育求索素養,打造創新型人才,關注全面,彰顯個性,是學校質量管理系統中最大的亮點。學校樹立全面、科學的質量觀,在注重教學顯性質量、確保更多學生升入高一級學校的同時,積極追求學生素質的全面發展、個性的健康發展和創新能力的有效發展。

墨瀾文學社創辦于2001年,伴隨著育才中學一起成長。文學社擁有一批教藝精湛,理念前瞻,對文學有著獨到見解和研究的指導教師隊伍。學校邀請北京大學教授曹文軒、全國十大杰出學習青年張立勇、當代著名散文作家趙麗宏、著名學生心靈成長訓練導師和終生學習倡導者孫云等名人來校與學生親切對話,組織江海小記者赴校外實踐基地采風,引領學生見賢思齊,全面發展。文學社辦有專刊《墨瀾》,每年分春夏秋冬四季出刊,發表師生優秀習作和文學作品。中國教育學會中學語文教學專業委員會理事長顧之川,《新作文》雜志執行主編張水魚,作家丁立梅、祁智、褚福金等為《墨瀾》題詞。多年來,文學社先后培養出一大批文學愛好者,在全國各級各類報刊發表文學作品近100篇。

 

﹥﹥社員秀場

 

老家小院

    張昊霖(江蘇省南通市通州區育才中學墨瀾文學社)

 

 

老家有個百十來平方米的小院,在房子的西南兩側,呈“L”字形展開。院子雖說不大,可也別有一番趣味。

走進古典風味的鏤花鐵門,是用一塊塊磚鋪成的平臺。東頭是一棵桂花樹,已有兩三米高,翠綠的葉子生機無限。每年秋天都會飄散著淡淡的幽香。西面,一條平整雅靜的小路通向院子深處,道路兩旁是殘缺不全的鵝卵石。

沿著小路繼續前行。右側是一棵黃楊樹,買回來時已有十幾年左右的樹齡,如今該快二十年了吧,它的葉子小巧精致,綠得直逼人眼。左側是一株桃樹,有六七米高,每年都會結出成百上千個桃子。桃雖小,但吃起來就跟水蜜桃一樣,整個院子里都彌漫著醉人的芬芳。

再向前,路兩旁便是低矮而茂密的灌木叢。左有一株石榴,剛栽入土中時僅有幾十厘米高,小指一般粗細。春去秋來,寒來暑往,現在也有兩米多高了,年年都會結兩三個石榴,雖然味道還不行。右有蠟梅一棵,平日里綠葉蒼翠,枝葉繁密,每至寒冬,梅悄然綻放,那一點點嫩黃,暗暗吐露著清香。

往前,小路已盡,走下一級石階,便是一塊木平臺,經歷數年的風吹雨打日曬,已是殘缺不全。平臺西側是小池,因無人打理,而附著水草苔蘚。里面種了睡蓮和水葫蘆,為這潭死水增添了幾分生機。水潭西邊是一尺多寬的竹地,綿延三四米。木平臺里側是一小塊四五平方米的田土,里面立著一棵枇杷樹,多余的地方也就閑著,有時也會種些蔥蒜。

院子西北角有一方土地,七八平方米,有橘子樹、棗子樹各一棵,獼猴桃藤也有幾株,如今已爬滿了花架,滿眼蒼翠。一條條遒勁有力的枝干交錯縱橫,在四周垂下,構成了一道道綠簾。

這小院里草木葳蕤,恣意生長,從小路經過,還須低頭彎腰,如若不然,準會被這些樹木撞到。

如今,這院子已被冰冷的水泥鋪滿,只剩下零星的幾點綠色。這樣一來,似乎是平整清爽了,卻缺乏往日的生氣。

生死輪回,世事難料,奈何?也只剩下一分眷戀而已。

 

(指導老師:王燦)

 

 

春    跡

□ 楊佳豪(江蘇省南通市通州區育才中學墨瀾文學社)

 

 

草長鶯飛的日子,漸漸暖和起來,脫去冬日的棉襖,我們這些孩子是耐不住悶在室內的。聽丁老師興沖沖地說去尋找春的足跡,自然少不了歡呼雀躍。

先是去油菜田,剛一踏上松軟的土地,我們便撒歡兒地跑了進去,或三五成群,或閑逸獨行,每個人臉上都笑意盈盈,燦爛得像油菜花一般。瞧,成片的油菜花海一浪涌著一浪,金燦燦賽黃金,耀出一派春日勃勃,直逼人的眼。我信步閑游,穿行于排排花壁,凝神細視。只見每一朵花都傾盡英容,裝點春日大地,每一朵都迎風招搖,含笑回禮,感謝春風的眷顧。清新的花香撲鼻而來,沁人心脾,柔柔的,軟軟的,撓著我的心兒,也熏醉了我歡愉的心情,久久不能自拔,流連忘返。且讓我融入這花香吧,隨風飄蕩,在天地間自由自在地翱翔。這如詩如畫的油菜花圖哦,怎不叫人如癡如醉呢?

俯身賞花間,迎面走來一位老農,在和煦的暖陽下滿面紅光,背著手樂呵呵地說:“看油菜花開得旺呢!”他滿足地望著油菜花,似在看自家孩子般,眼神中盡是憐愛。“是啊!是啊!”我連聲道好,由衷地贊嘆。他也頻頻點頭,充滿幸福,不久便又去別處轉悠了,真是精神矍鑠呢!我倚著和風莞爾良久,在鄉野春色中遇見愛春的人,真好。

游完花海,我們意猶未盡,就都跑向南山湖賞玩。走過古樸素雅的凌波橋,眼前浮現出“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明麗風景。湖面一平如鏡,全無冬天冰封的肅殺,變得輕快而靈動。水中偶顯浮萍水藻,綠油油的,增添了一份生氣與活潑。沿湖的垂柳已冒出鮮嫩的小芽,風情萬種,立在水邊顧影自憐,依著那朵朵粉霞的桃樹,真是相得益彰,寫盡春日的婀娜。那裊娜娉婷的模樣,又怎不引人嘆服呢?選一處傍水的地方,坐下看云舒云卷,湖光瀲滟,淺淺一笑,整個身心便都張到無邊的大。春水悠悠,我心悠悠……

原來世間的美從未消失,你來,或不來,它都在那兒忘我地展現。關鍵是要懷著一顆美好的心,去尋找這美的足跡,那小小的幸福也就藏在笑里了。

                                                           (指導老師:丁衛軍)

 

 

那一朵花的記憶

    保寧(江蘇省南通市通州區育才中學墨瀾文學社)

 

陽光穿過葉的縫隙,密密匝匝地篩簸下來。我悠悠地踩著漏下的斑駁碎影。微風輕拂,滿樹的葉輕輕搖擺,枝頭的薔薇微微晃動,搖曳出一片粉色天穹。

“十六號,十七號……”雨水的洗刷讓原本新艷的門牌變得銹跡斑斑,難以辨認。我仔細辨認著。

驀地,一股清香鉆入鼻腔,頓時從頭到腳的清爽。是了,奶奶家的薔薇!

記憶深處,也是這樣的香氣。

還記得很小的時候,走路還踉踉蹌蹌,被奶奶緊緊地牽著手,卻先學會了認路。小巷的路環環繞繞,我卻總能爽利地告訴奶奶走這里。其中的奧秘,我從未跟別人說過,只是每次回到家里,我總要湊到花叢前,猛地嗅一嗅,以便下一次還能把路快速地認出來。不變的,還是這花香。

記憶深處,還是這樣的笑容。

吱呀一聲,門軸轉動,果真是奶奶,微笑著打開門,愣住一會兒,難以置信地揉揉眼睛,才笑著說:“喲,小姑娘都長這么大了,進來,進來。”我小心翼翼地踏過門檻,撫摸著青灰的墻壁,似乎許多事都一齊涌進腦海里,不由自主地淺淺笑了。“奶奶,這花開得還是那樣好啊。”“是啊,我記得你從小就喜歡,來,我剪一朵給你。”奶奶轉身回屋里取剪刀,眼神里滿是溺愛,笑著露出微黃而整齊的牙。

沒有感人肺腑的語言,沒有過多的動作,她只是淺淺地一笑,我便安靜平和下來。不變的,還是這笑容,

奶奶將剪下的薔薇用紙包好,遞給我:“小心,有刺哦。”我甜甜地應著:“城市里,可沒有多少人種這么漂亮的花呢。”“可不是,城里人忙,哪有工夫侍弄花草呢。”我低下頭去,嗅著薔薇散發的清香。我沒有告訴奶奶,自從搬進高樓,我還未和鄰居說過話,不然,奶奶一定會說:“你要多對別人好,別人才會和你做朋友。”可是,奶奶,我覺得城市里的高樓大廈,隔開的不只是街道,還有人心。

家鄉的定義,似乎永遠地靜止在這個院落里……

微風乍起,我站在小院里,陽光透過葉的縫隙,漏下。也許只有經過歲月的陳釀與積淀,往昔平凡的時光才會融入醇厚的風味。心中的種子,開始萌發、生長、綻放……

 

(指導老師:潘曉露)

 

不再輪回的四季

□ 沈佳希(江蘇省南通市通州區育才中學墨瀾文學社)

 

老房子拆遷了。那些時光被展開,我輕剪下那最令我心醉的一段。

記憶中,屋后那一池春水是最明媚的。

晴朗的午后,我和堂哥扛著父親的釣竿,穿過田地,擺好竿子,愜意地斜躺在池邊那一席碧草上,枕著手臂,心不在焉地瞥著水面。風從我身邊打了個轉兒,并不走遠,它輕輕地裹挾著我,要我陪它玩耍。堂哥一聲驚喜的“上鉤了”,常常使我一下子站起來,催著收竿,手忙腳亂地撲向草地上亂蹦的巴掌大的魚,魚兒尾巴一甩,我就滿臉是水。倆人咯咯笑著,笑聲感染了這周遭,春天剛剛蘇醒的綠色仿佛也笑了,一池春水都流淌出了歡樂。于是,時光仿佛化作陽光,投下縷縷溫暖,穿過水滴印在臉上,折射入心底。我只瞇了眼,咧了嘴,心都醉在這一池春水里了。

沒一會兒,我們收定了竿兒,打起水漂。

石子兒得又輕又扁。每次我一扔,只聽見咕咚一聲,石子兒便了無音訊。而堂哥向后方微傾身子,手劃出一個不易察覺的半弧,手腕再那么輕輕一勾,石子便倏地飛向水面,水面上跳出幾團水花,接著是圈圈漣漪,仿佛一只春天的精靈,來了又離去,留下一池瀲滟,心醉不已。

于是現在每到春天,我常常盯著家里的綠植出神。窗外靜悄悄的,有陽光走進窗戶,卻再沒有風來扣一扣玻璃,找我玩耍。

蒲扇與蟬鳴的夏。

碩果與歡慶的秋。

記憶中老屋的冬洋溢著的年味兒,還被我的味蕾和大腦留戀著。

土灶里,一把又一把的枯草干柴被送進灶膛,翻騰的火焰伴著畢畢剝剝的聲響,悄悄撓動著我的心底。大鍋里煮的是“元寶”(豬頭肉)。我和哥哥就一直在鍋邊轉,不時給奶奶遞去柴火。灶火燃燒,沸水翻騰,“元寶”肉被一點點煮熟,奶奶撕下一塊,在醬油里輕輕一掠過,沾上幾片大蒜,冒著絲絲熱氣,塞進我的嘴里。味蕾上揮之不去的,是年的味道,記憶的味道,令我心醉的味道。

盡管是豐衣足食的時代,當吃膩了的肉沾著老家特有的過年的時光,沖擊味蕾時,怕也是金錢難買的美味了。

那時三層的老房子,住著我們一家八個人。外頭的鞭炮仿佛張牙舞爪地要在這時光里留下聲響。于是,新的一年便藏在哈著水汽的響亮的問候聲里,溜進年初一早上喝的第一口糖茶里,躺在咬下的第一口湯圓里……填滿了我記憶中的心醉時光。只是這樣的冬,唯獨味蕾與大腦記得了。

迅速發展的時代,我們生活在了節節車廂般的樓房里,不能倒車,只能匆匆向前駛去。于是,我便常常盯著似曾相識的事物,一遍遍回憶著不再輪回的四季。

 

(指導老師:何佳暉)

 

窗   簾

□ 楊稀童(江蘇省南通市通州區育才中學墨瀾文學社)

 

臥室里有一扇高大透明的窗。窗邊總是攏著兩層窗簾,一層是朦朧的乳白色,半透明;一層是濃重的暗紅色,讓人不禁想起深秋里迎風招搖的楓葉,顏色也像秋天一樣,本身便為自己披上了神秘的薄紗。

陽光明媚的上午,媽媽總會收起窗簾,攏在窗邊,任窗外直射的陽光肆意地潑灑在床單上、被子上、枕頭上,映出一整片的金黃。床單、被子、枕頭也因此平添了幾分太陽的熱度,空氣里滿是陽光的香氣。用力吸吸鼻子,香氣從指尖一直充盈到發梢,溫暖的感覺從心底里向外溢出,彌漫到房間的各個角落,人仿佛被整個世界的幸福密密地包圍。我想伸手去抓住這樣的幸福,得到的卻只是地板上的一片碎影斑斕。

烈日炎炎的午后,媽媽總會拉起白色的窗簾,將暗紅色的窗簾繼續收攏在一邊。窗簾將午后令人煩躁的高溫和愈發刺眼暴躁的陽光隔在簾外,只留一片慵懶的光線在并不寬闊的空間里悠閑地游散飄浮。這樣的光線明亮卻不刺眼,柔和得連空氣里的浮塵都漸漸趨于靜止,時光霎時凝固在這一刻,凝固成一塊精致的生動的琥珀。

靜謐安詳的夜晚,媽媽拉起暗紅色的窗簾。躺在充滿陽光的味道的被窩里,閉了眼再睜開,眼前猛地呈現一片黑暗,漸漸又變成暗紅色的光。夜晚的城市靜極了,仿佛跌進了濃稠的墨汁里。四周被昏暗的光線籠罩著,我不禁將被子裹得更緊。上午的陽光像是在這時才真正顯示出它的光彩,身子一下子變得溫暖起來。眼皮逐漸被睡意覆蓋,我終于沉沉地閉上了眼。

朦朧中門邊隱約傳來極輕的腳步聲,我知道那是媽媽。媽媽輕輕走進房間,一片昏暗里,我用力睜開已經閉上的雙眼。我仿佛能感覺到媽媽的笑容包圍了我,媽媽溫柔的眼神覆蓋了我。我再次閉上眼,聽見腳步聲漸行漸遠。

 

(指導老師:朱佩琴)

 

盛開在心中的花

□ 崔燦(江蘇省南通市通州區育才中學墨瀾文學社)

 

“傳說,在世上最荒涼的沙漠戈壁中,開著一朵四色花……”

還沒等我說完,弟弟便大聲嚷嚷起來:“我知道,我知道,那是堅持不懈的依米!”

我微笑著點點頭,瞇眼抬頭望了望從窗外灑進的金色陽光:“在我的心中,也盛開著這樣一簇堅持的依米……它們教會了我堅持奮斗!”

弟弟吮著手指,歪著腦袋疑惑地望著我。我笑而不語,順手拿起身旁的吉他彈奏起來。吉他聲中,往事在我眼前徐徐展開。

第一次見到吉他,便鬧著要去學,媽媽只好答應。可我沒學幾天,問題便來了——我手太小,力氣又不夠,會經常來不及按弦。剛開始我還不以為然,可時間一長,才明白事情的嚴重性。怎么辦?就這樣放棄嗎?

也就是想放棄那天的晚上,我第一次在書上讀到了有關依米花的知識。它說,依米花的莖很細,卻有支撐起整朵花的力量。我看看我的手,又看看書上的花莖,心中的放棄念頭便打消了一半。再往下看,看到花開驚艷天下那一段,我不禁向上一躍:“吉他有什么難的,我一定會學好!堅持吧!”

從此,我的心中便埋下一顆依米種子,我想,我一定會用血和汗水去澆灌它,讓它盛開!

以后的每堂吉他課,我都練得格外認真。哪怕街上的搖滾樂激動人心,哪怕汽車的喇叭聲尖銳刺耳,我也不會向上翻一下眼皮。額頭上的汗珠順著臉頰向下滾落,一顆顆地滑到吉他上,也滴進心中的依米花田,給予那堅持之花神圣的力量。一年年過去了,依米花在我心中終于張大了。藍色的花瓣賜給我天空的廣闊,讓我能冷靜地面對任何困難;白色的花瓣賦予我大雪的純潔,讓我在燈紅酒綠的世界仍不迷失做人的本性;粉色的花瓣給予我花兒的快樂,讓我樂觀、不放棄地看世界;金色的花瓣帶給我陽光的輝煌,讓我嘗到了堅持不懈的甜頭……

從“吉他事件”之后,我的心中便盛開著一簇簇“堅持之花”,它們讓我收獲了許多許多良好品質,讓我收獲了大大小小的榮譽…….

一曲吉他完畢,我睜開眼睛,笑著拍了拍弟弟的頭:“愿你我的心中,都開著這樣一束依米花……”

感謝你,盛開在我心中的花!

 

(指導老師:羌志芳)

 

 

 

上一篇:黃土地上育新苗,文學之花分外嬌
下一篇:河北省石家莊市第十七中學“三人行”文學社特輯

媒體鏈接
 
贵州十一选五前直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