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十一选五前直遗漏数据|贵州十一选五走玩法
站內搜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投稿登錄

今天是2018年1月5日 星期五

當前位置: 首頁 >> 好書推薦 > 文學書 > 教育使我們富有,文學使我們高貴  文學滋養心靈,教育培養智慧
曹文軒非常典雅系列 2014-06-20 14:21:48  發布者:聞瑛  來源:中國作家網 徐 妍

 

 

“曹文軒非常典雅系列”:對童年夢想的永久看護

 

    在當下少兒圖書市場,最泛濫和最匱乏的都是圖書。批量生產的模式化淺閱讀讀物隨處可見。但原創力豐沛、文學流脈深厚、漢語言美感獨特、作家責任 意識自覺的優質圖書則普遍稀缺。而在這樣令人擔憂的圖書生態環境下,2014年1月青島出版社出版的8卷本“曹文軒非常典雅系列”堪稱優質讀物,值得讀者 反復閱讀。

  該套作品集在裝幀設計上非常用心。亮彩度舒適的檸檬黃封面,紙質考究的銅版紙,黑白線條手繪插圖,一并傳遞出曹文軒作品所追尋的典雅品格。

  “曹文軒非常典雅系列”收錄了曹文軒從事文學創作30年間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此外,還新增了最新童話《鳥和冰山的故事》《夏天》《羽毛》和 《煙》。無論哪種文體,寫于何時,“曹文軒非常典雅系列”都呈現了一個品格典雅的文學世界。這方世界,絕非進行抽象的道德說教,而是以典雅的古典主義美感 浸潤兒童讀者的心靈,提升兒童讀者的生命質量,由此實現魯迅所開創的“人國”的精神生態建設。

  所以,“曹文軒非常典雅系列”與時下流行的兒童快餐式商品很是不同。曹文軒不提供薯條、電玩或時尚搞笑劇的消費快感,而只提供兒童成長階段需要的優質食品。

  什么是兒童的優質食品?雖然“所謂孩子不是實體性的存在,而是一個方法論上的概念”(柄谷行人語),但天底下的兒童都需要一個共同的優質食品, 即優秀兒童文學作品。雖然曹文軒嚴格意義上并不屬于純粹的兒童文學作家,但他自上世紀80年代迄今,已為兒童提供了小說為主、兼及童話、圖畫書、隨筆等多 種題材的優秀兒童作品。其中,代表作《草房子》自1997年初版,已經被重印了130多次。這種被提前“經典化”的現象,在當代文學史上是一個奇跡。其他 重要代表作品,比如長篇小說《山羊不吃天堂草》《紅瓦》《根鳥》《細米》《青銅葵花》《大王書》,中、短篇小說《紅葫蘆》《甜橙樹》《水下有座城》等,童 話《羅圈腿的小獵狗》《一河大魚向東游》《菊花娃娃》等,也受到不同年齡階段、不同層面、不同國別的讀者的歡迎。曹文軒作品風格多變、形式多樣,但立場始 終如一:無論寫實還是浪漫或是幻想,皆以古典美學精神為兒童讀者提供優質食品;無論小說還是童話或是隨筆,皆以現代作家的自覺承擔意識為兒童讀者承擔“打 底子”的精神工程。

  如同健康食品內含蛋白質、礦物質、維他命、鈣、水等多種營養元素一樣,曹文軒作品匯聚了文學的豐富的營養成分:思想、美感、情感、想象力。這些 成分,既確證了曹文軒作品的優秀品質,也構成了讀者“為什么讀”的充分理由。特別是對于兒童讀者來說,曹文軒作品中的營養成分意味著文學對童年夢想的永久 看護。進一步說,在這些成分中,思想是文學對人類夢想的追憶,美感是文學對古典美學精神的接續,情感是文學對生命和心靈的傾聽,想象力是文學對文學本質的 追尋。經由這些成分,曹文軒作品化身為油麻地、蘆花蕩、鴿子、甜橙樹、水、雨、桑桑、紙月、青銅、葵花等等景物和人物。曹文軒作品由此復蘇了作者的童年記 憶,同時也復活在兒童的夢想世界里。如果兒童讀者有幸進入曹文軒作品中,就能夠在曹文軒作品中尋找到自己,或者在閱讀過程中擊中你心坎的東西。那種幸福、 戰栗的閱讀體驗,足以確證曹文軒作品中的童年與讀者多么貼近。譬如:桑桑與紙月的純美友誼(《草房子》)、林冰對于慧的懵懂愛戀(《紅瓦房  黑瓦房》)、男孩彎橋遭遇的惡作劇(《甜橙樹》)、彈棉花男孩弓的誠信(《弓》)、頑童皮卡的尖叫聲(《尖叫》),都會與你一道分享兒童時期的趣事、奇事 和糗事。就連不吃天堂草的山羊、不斷超越自我的羅圈腿小獵狗和那座寂寞的橋樁,都會觸動你童年時期的隱秘心事。

  好的故事。優質兒童文學作品,首先要有一個吸引兒童的好故事。曹文軒深諳此理,且長于此道。在“曹文軒非常典雅系列”中,少年成長之途的各種微 妙體驗,被他講述為一個個令人心醉神迷的故事。《紙月》(《草房子》節選)講述了少年桑桑和少女紙月之間純美、朦朧的美好情誼。桑桑天性害羞又頑皮,紙月 清純又柔和。兩個童真的生命在油麻地小學相遇又別離,各自體驗了成長時期的快樂和感傷。《染坊之子》(《紅瓦》節選)中的少年趙一亮,潔凈、高傲,但由于 意外的家庭災變而親歷了成長階段的疼痛體驗,也因此而體味到什么叫命運。《食金獸》(《大王書》節選)的故事更為神奇:放羊童茫,由于偶然獲得一本天書, 從此就擔負了上天賦予他與地獄之魔熄殊死較量的莊嚴使命。為此,在重重大山里,與食金獸展開了起伏跌宕的廝殺。《根鳥》中,以夢為馬的少年根鳥,在精神導 師鈑金指導下,不斷上路,經歷了命運對人性的各種考驗。感人至深的《青銅葵花》則講述了大麥地的啞孩兒青銅,因城市少女葵花的出現,不再畏懼苦難,且終于 發出了巨大的呼喊聲。此外,少年九瓶頑皮劫樁,卻心懷愧疚(《月白風清》);孤兒阿雛報復人們的誤解,卻以死贖罪(《阿雛》);一位天才小號手,傾其全部 培養一個資質平平的孤兒,卻最終毀滅了自己的音樂生涯。曹文軒作品的故事多以悲劇結局,但哀而不傷。故事將讀者吸引進去,卻又將讀者托舉到故事之外,安放 至一個精神的高地。

  獨特的人物。優質兒童文學作品通常不可缺少的要素就是豐滿、鮮活、獨特的人物。兒童讀者閱讀曹文軒作品,除了獲得故事本身帶來的樂趣,還會收獲 人物帶來的自我認知和精神啟示。曹文軒認同沈從文的人物塑造秘籍:“貼著人物走”,也成功地塑造了諸多讓人揮之不去的人物形象。合上“曹文軒非常典雅系 列”,桑桑、林冰、根鳥、茫、細米、青銅、葵花、彎橋等等人物,會獨立于作品世界,浮現于讀者眼前。他們或成為兒童讀者的街坊、鄰居、同桌、玩伴;或成為 讀者所向往的對象;或者存活在讀者的體內——原來他們就是讀者自己。回憶童年尚未消失的時代,哪個孩子沒有擁有過像大野、林娃、雪丫(《埋在雪下的小 屋》)這樣的玩伴?哪個孩子沒有擁有過類似于桑桑與紙月、林冰和于慧、青銅和葵花似的純真情誼?哪個孩子不曾懷戀過走入自己心坎里的美麗女教師?如同細米 和梅紋的依戀和思念。哪個孩子不曾如啞牛(《啞牛》)和灣那樣受到過冰冷如霜的誤解,或者如六順(《田螺》)和馬大沛、我(《漁翁》)一樣犯過無心的錯 誤?特別是,哪個孩子的童年時光中不曾有過如根鳥(《根鳥)和茫(《大王書》)一樣飛翔的夢想?不過,曹文軒作品中人物的功能不光是為了陪伴兒童度過幸 福、快樂的童年時代,而且是為了引導兒童深思:什么是真正的兒童時代?所以,曹文軒作品中的人物,還導引兒童讀者體驗他們不曾體驗或體驗缺失的童年,譬如 苦難和生死。讀者如果是個細心人,便會發現:曹文軒作品中的人物,大多被放置在苦難的境遇下,乃至放置在生死的宿命中。曹文軒代表作中的人物桑桑、禿鶴、 青銅、細米、明子、茫等自不必說,就連其他作品中的人物,譬如灣(《灣》)、小滿(《叉》)、青橋(《疲民》),也被拋到苦難的命運之中。這種處理方式, 與當下兒童物質豐富的生活處境似乎不符,但恰是對當下兒童生活處境的必要提醒和補充。因為被享樂主義所縱容的當下兒童,對苦難承受的心理防線很容易更為脆 弱,甚至不堪一擊。至于曹文軒作品中人物所親歷或目睹的生死考驗,雖然距離當下兒童所面對的問題相當遙遠,但生死課的適當配置,對于兒童而言,可以促成兒 童對童年和生命的珍愛意識。

  優質的文學語言。優質兒童文學作品,從根本上說需要優質的文學語言。所以,兒童讀者在閱讀曹文軒作品時,除了故事和人物,還應該耐心體味其具有 古典美感風格的語言。事實上,曹文軒格外在意語言的質地。哪怕是他最早的作品,也能做到語言的精致和句子的講究。在“曹文軒非常典雅系列”中,這樣詩性 的、富有個人語言風格的句子隨處可見:“他赤條條地躺在水面上,一只胳膊壓在后腦勺下,另一只胳膊慵懶地聳拉在紅葫蘆的腰間,一動不動,仿佛在一張舒適的 大床上睡熟了。隨著河水的緩緩流動,他也跟著緩緩流動。”(《紅葫蘆》)“鴨們很干凈,潔白如雪,如云,如羊脂。一只只都是金紅色的蹼、淡黃色的嘴,眼睛 黑得像一團墨點。”(《泥鰍》)“他從不與人說話,總是那么沉默地獨自一人走他的路。我甚至沒有聽到他咳嗽一聲。在我的記憶中,他只是一個巨大的無聲的身 影。”(《板門神》)。景物、動物和人物,在“曹文軒非常典雅系列”中,常常是通靈的,無不表現了曹文軒對語言的高超表現水準。特別是,“曹文軒非常典雅 系列”中的語言更是內含綿延了深厚的古典文脈,可謂當代文學中少有的對中國古典文學的韻味、境界、節奏、情調自覺承繼的作品。可以說,“曹文軒非常典雅系 列”的語言世界佇立著文學史上一脈古典形態作家的名字。魯迅語言的精準、廢名語言的沖淡、沈從文語言的自然、蕭紅語言的樸拙、汪曾祺語言的平實,一并生成 了曹文軒作品古典、唯美的語言質地。不僅如此,曹文軒作品還借鑒了國外作家的美學風格。川端康成語言的凄美、契訶夫語言的精致、屠格涅夫語言的詩美、托爾 斯泰語言的壯闊、卡爾維諾語言的輕逸都在不同程度上影響了曹文軒作品的語言風格。在此意義上,曹文軒不是一般意義的小說家,還是一位文體家。后者的意義尤 為重要。因為在閱讀的意義上,一位作家是否能夠擁有一個僅僅屬于他的文體風格,決定了這位作家是否值得被反復閱讀。何況,當下許多兒童已進入了由紙媒向圖 像轉變的新媒體閱讀時代,難免對有文脈的語言缺少閱讀耐心,由此喪失對語言的深度理解和審美感受。人們所憂慮的小白文時代已經到來。這其實并不是夸張的說 法。在這個背景下,閱讀曹文軒作品的文脈深厚、綿遠的語言,就是對抗這個快餐化的時代。

  優質兒童文學作品,當然要有它的魂靈。兒童文學讀者,雖然難以足夠準確地理解“曹文軒非常典雅系列”的文學思想和美學觀念,但能夠感知其中的快 樂、憂傷、孤獨、苦難、尊嚴和夢想。這也足夠了。因為兒童讀者感知到這些內容,也就感知到了“曹文軒非常典雅系列”的魂靈——高貴。所以,在“曹文軒非常 典雅系列”面前,兒童讀者會不禁感到一種下意識的愿望,希望自己變得更單純、美好,更執著于自己的夢想,更屬于自己。

上一篇:霍俊明 著
下一篇:“葉圣陶杯”獲獎選

媒體鏈接
 
贵州十一选五前直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