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十一选五前直遗漏数据|贵州十一选五走玩法
站內搜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投稿登錄

今天是2018年1月5日 星期五

當前位置: 首頁 >> 書畫藝苑 > 大藝術家 > 教育使我們富有,文學使我們高貴  文學滋養心靈,教育培養智慧
玉樹堂主——王蘧常 2014-12-26 20:51:06  發布者:浩源  來源:本站
 
 
 

人物簡介

 

 

王蘧常(1900—1989),中國哲學史家、歷史學家、著名書法家 字瑗仲,號明兩,別號滌如、甪里翁、玉樹堂主、欣欣老人,嘉興人,生于天津。曾任上海交通大學光華大學復旦大學教授,文史哲藝俱通,著作宏富。

 

 

人物生平

 

 

 

王蘧常是現當代以章草著名的書家。3歲時,母顧氏即教他識字,并區分四聲。4歲時,父以候補知府實授富川知縣,赴廣西任所,全家相從。伯父王步青,授以《文字蒙求》等訓蒙讀物,并教以執毛筆描紅。繼讀四書與《毛詩》。7歲時即耽讀韓愈、柳宗元文章,作詩10余首,被譽為神童10歲時入富川縣學受讀。1911年辛亥革命爆發,父攜眷回嘉興。1912年,入嘉興高等小學。14歲,因成績優異,越級入浙江省立第二中學。入學前,曾將省立第二中學教師劉子庚所著《中國文學簡史》加以注釋。劉子庚見后大喜。病發時,字帖壓身下,為汗漬損壞,重換一本;又壞,再換一本。臥病兩年多,換帖4本,遂對二王書法體會精深。病愈,讀攻《爨龍顏碑》等六朝碑版。讀包世臣的《藝舟雙楫》,更加潛心書法。

1917年夏,沈曾植自上海回嘉興。蘧常仰慕已久,但不敢貿然當面請教,托名黃阿龍,把平時讀書所遇疑難問題20余條寫成一信,寄去請教,引起沈曾植注意。期間,曾再次托名阿龍,將絕句兩首投寄沈曾植,被贊為近玉溪(李商隱)”。次年,沈曾植歸里掃墓,無意中見到王蘧常習字,當面未置一語,邀他第二天去住處,給予示范。又特取《鄭文公碑》墨拓八大軸相贈。自從受學于沈曾植后,蘧常不僅對北碑書法實踐的認識大大加深,而且還學習治學方法,甚為受益。學習沈曾植作札記的方法,寫治學心得《知無錄》10余冊。沈曾植教以為學當去俗就異,給了他重大影響。在書法上,沈曾植曾引導他說:凡治學,務去常蹊,必須覓前人敻絕之境而攀之。即學二王,亦鮮新意,不如學二王之所自出……章草自明宋(克)祝(允明)以后,已成絕響。汝能興滅繼絕乎?”揭示了藝術取向,王蘧常終于成為章草大師。

王蘧常于1920年入無錫國學專修館,受教于唐文治。唐文治治學,以務實深進為特色,這種學風成為王蘧常研究經史與書學的指南,使他在學術上打下了雄厚堅實的根底。21歲時,蘧常編寫《三代史》,在報刊上零星發表,王國維讀后大為贊賞,譽之為王三代1924年由唐文治介紹,入私立無錫中學任教。1925年兼任無錫國學專門學院講師。1927年去上海,先后執教于光華大學附屬中學高中部、大夏大學預科、復旦大學中國文學系。

次年,繼續鉆研諸子學派,撰成文稿,并獲知于梁啟超。

1938年,無錫國學專修學校自廣西遷至上海,蘧常任教務長。抗日戰爭期間,蘧常在之江文理學院歷史系和交通大學中文科執教,在國破家亡的危難局勢中,十分關心國家民族的命運和前途。太平洋戰爭爆發后,汪偽將接收交通大學。蘧常與同事5人,毅然辭職離校,堅決不為汪偽執教,時稱反偽六教授。當時的偽中央大學校長原是王蘧常的一位長輩,三次來電邀他去南京任文學院長,被他以一詩拒絕。蘧常在日偽統治時期,潔身自愛,自甘貧困,曾全家吃菜粥度除夕,表現了高尚的民族氣節,受到人們的欽敬。其夫人沈靜儒,也認為失節事大,餓死事小,堅決支持他的愛國行動。此間,以任私人教師,勉強維持一家人生計。時有詩文,或憤恨日本帝國主義侵略行徑,或懷念在日寇鐵蹄下的故鄉嘉興的父老鄉親。他在《書李懷琳草書絕交書后》中的結句寫道:時海氛慘厲,生氣都盡矣。又在《哭故鄉嘉興淪陷》詩中,悲憤地吟道:六州鑄錯事全非,又報家鄉劫火飛。如鵲繞枝何處宿?似兒失乳向疇依?夢中燈火人無恙,淚底松楸望總違。二十四時腸百轉,幾回歲月幾沾衣。抗日戰爭勝利之年,當他獲悉交通大學學生楊大雄烈士事跡后,激于義憤,用《鄭文公碑》書體,書寫了《楊大雄烈士殉國碑記》,悲壯之情貫注全篇。其抗戰詩文,編為《抗兵集》,詩如《八百孤軍》、《聞平型關捷報歌》、《大刀勇士》、《胡烈士歌》,文如《論倭不足畏》、《胡阿毛烈士傳》,都表現了強烈的愛國主義精神,抒發了民族正氣。抗戰勝利后,王蘧常在暨南大學任教。1949年開始,在無錫中國文學院任副院長。

王蘧常以書法著名當代。從50歲左右開始,精心研究《居延漢簡》、《武威漢簡》、《敦煌漢簡》、《羅布泊漢簡》、《樓蘭魏晉竹簡》和《流沙墜簡》,注意篆、隸的內在聯系,欲化漢簡、漢帛、漢陶于一冶拓展章草之領域60歲后能默誦《說文》部首,并用小篆寫了六七年日記。70歲后,其章草書法已從成熟走向別樹一幟。作品曾先后到法國、日本展出。識者評其章草特點:無一筆不具古人面目,無一筆不顯自己的精神。其章草書法藝術博取古澤,冶之于章草之中,所作恢弘丕變,蔚為大觀。日本書法界則更稱頌為古有王羲之,今有王蘧常,推崇備至。他于80歲后為泰山、禹廟、黃鶴樓所書的匾額,獲得千萬人贊賞。特別是為杭州岳廟撰寫的抱柱長聯,人譽為神州之冠

 

 

 

藝術特色

 

 

 

 

王蘧常在《書法答問》中提出6個要求:一、在專一;二、在敏速;三、在誠正;四、在虛心;五、在博取;六、在窮源委。這6條都很有意思,第二條敏速二字很有意思,敏而好學,速就是不怠,心里有底了就要迅速行動,第六條的追根尋底這一點對書法家來說很重要,知字之來源變化,草法之各種寫法都是不可或缺的,所以,可以看作學書的度世金針。王蘧常善于博取古澤,諸如漢簡、漢陶、漢磚、漢帛中的有益因素他都一一汲取,加之他深厚的古文字功底和文化修養,故能將之一一冶之于章草之中,所作恢宏丕變,蔚為大觀。

應該說,王蘧常自視是頗高的,在心里是將書法看作是學問的流露和表現,他寫信時也用古章草;包括信封也是如此,寧可再在旁用小字注出。收信人要琢磨上一天半天。為什么要這樣?就是在他潛意識里告訴你,這不僅僅是書法,而且是一門學問,它限定在極少數人的范圍里,顯示了一種知識的高貴與尊嚴,他將信寫成章草是將你看作與他一樣是有學問的人,就像水平達到一定高度的兩人交流是不用加上附注和說明一樣。不用考慮對方的受用能力,而執著地將自己的游戲規則推廣給你,可見其個性之獨特了。從近代書法史的角度看,王蘧常走的是一條自乾嘉"尚碑""尚氣"的一路,強調的是線條的樸茂雄厚,結字的天趣橫溢,章法的錯落變化,是帖學系統的又一大反撥,由于推動這一潮流的是一批文化人,有些甚至是高官顯貴,如阮元、包世臣、康有為、沈曾植等,所以,北碑南帖自此分流。平心而論,二者各有優劣,各有長短,不能偏廢。書法中最高級的東西是自然與氣韻,只有達到了這二點才是上好的佳品。民國以來的海上書畫,其風格可謂百花爭妍,不拘一格,要想在這種局面下一枝獨秀的確不易,同為學王的沈尹默白蕉潘伯鷹,當以白蕉成就為最高,沙孟海稱之為300年來第一人,這是有道理的,其實白蕉的技巧不及沈尹默,同樣不及潘伯鷹,但白蕉自然,不造作。同樣寫碑的李瑞清曾熙于右任以于為最,也是因為于右任沒有李、曾那樣寫得沉重,他寫碑很輕松。正是從這一觀點出發再看王蘧常的作品覺得就犯有沉重之弊,就像老年黃忠揮舞幾百斤重的大刀一般。當然,這也是個人趣味使然,無可厚非。但相比李、曾二人,王蘧常之書法成就要高出許多,因為他有很多意趣及文化上的附加值,而且他所創立的美學形式是前無古人的,所以鄭逸梅先生稱其為天才,一點不為過。

 

 

 

章草高峰

 

 

康有為曾在王蘧常恩師沈曾植面前說過咄咄逼人門弟子(《書譜》總7618頁)一語,沈先生以為獎譽過甚,實則與衛夫人當年流涕感嘆此子(王羲之)必蔽吾書名(祝嘉《書學史》1984年版61頁)無異。事實證明,王蘧常以其不可替代的藝術成就遠遠超出了他的恩師,成為本世紀可與古代的書法大師相提并論的一代宗師。

章草主要盛行于漢至晉代,與行草類似,大多筆意流暢,字跡娟秀,屬帖學一路。除晉代陸機的《平復帖》以外,其他章草書跡均以嫵媚勝,元代趙氏,明代宋克更是每況愈下,去古益遠。清代末年,阮、包、康諸賢力倡北碑,始有大量寫碑的書家出現。沈曾植并探索草書與北碑的結合,取得了一定的成功。但沈更多從倪元路、黃道周等明代書家入手,點畫方折過死,做作太甚。用筆常尖鋒入紙,使點畫尖刻外露。結字東歪西到,有意跌蕩,過于安排。沈所以名大,一緣于官高,二緣于學顯,功力實有不逮。沈曾植為后代開一種風氣。本世紀其他章草書家如王世鏜基本上局限于帖學范圍,鄭誦先雖吸收了一些漢碑及少數北碑,但未能徹底,面目仍近于帖學一脈,他們并沒有沿著沈氏的路子發展下去,充其量能夠承傳薪火而已。

王蘧常出現,章草面目為之改觀。魏碑和草書本來有些水火不容,一個以方筆為主,多折而少轉;一個以圓筆為主,多轉而少折。沒有方折談不上北碑,沒有圓轉也談不上草書。然自南海先生提出融碑鑄帖之說,許多人便孜孜以求,力圖開創書法新局面。而草鮮活,碑刻板,故南海先生終于慨嘆吾眼有神,吾腕有鬼(《廣藝舟雙楫》),未能涉及草書。王蘧常先生則力攻其難,將凝重的北碑與流暢的章草有機地結合起來,結合得十分完美。在字形上,王先生不依不傍,不僅與沈寐叟有別,更與古代任何一位章草書家相區別,字形多變,變幻莫測。當然,這種變化并非是憑空臆造,而是集古代書跡于一身,將先賢遺跡化為己有,字字有來頭,筆筆有出處,其字形豐富之程度超過了此前的所有書家,真可謂章草之集大成者。現代社會信息資料之豐富,遠遠優于古代社會,現代書家對法書的擁有也遠遠超過古代書家,但事實上,這種有利條件對大多數書家反而造成一種信息干擾,許多書家雜學亂臨,筆墨浮躁,有利變為不利甚至有害。王蘧常先生是最善于利用這種有利因素的現代書家,他幾乎將現有的資料運用到最佳狀態,從而使現代書家應當超越古代書家的理論成為事實。當然,王先生的真正創造還應是他的筆法。我們不能否認沈寐叟對王蘧常的影響,但成熟后的王蘧常已然脫胎換骨,尤在筆法上已創造性地步入一個全新的境界。首先是用筆遲澀,有金石味。王先生筆力沉雄,毫無虛筆,一洗沈寐叟尖刻之習,古今無有匹敵。尤其先生后期之作,老辣生澀,直若刀鑿錐刻,非是軟筆所為。其次是用筆以中鋒為主,適當輔以側鋒。中鋒使筆畫沉著干凈,即便是許多澀筆也顯得筆跡清晰,毫不含混,避免了章草容易飄浮的缺陷;側鋒的使用又使其不失章草特征,增加了點畫的豐富程度。這些同樣也不是說王先生有多大的玄想,可以憑空創造出這種模樣,而是來自于他非凡的北碑功底。王蘧常對《爨寶子》、《爨龍顏》的臨習非常值得注意,他幾乎是把這兩種碑刻唯一沒有寫死的書家,由此上溯,他同樣把方正一路漢碑寫出草書旨趣,碑與帖的互用,終于蛻變出他的章草風格。

現代書法只可供人欣賞,不能讓人效法,只能視作書法,不能當作法書。比如說書壇泰斗沙孟海的書作、當代草圣林散之的書作等等,都不可視作法書。清末民初的吳昌碩、國畫大師齊白石、于右任等少數書家外,再很難令人想起來還有誰的書法可被稱之法書。而王蘧常章草卻填補空白。有了王蘧常,二十世紀便有法書可遺后人,后人研習便會多一條途徑,中國書法也因而多了一種法帖。可以說,王蘧常書法真正豐富了中國書法這一本已豐富的藝術寶庫,他的章草也已成為傳統書法經典的組成部分,王先生也成為本世紀屈指可數的經典書家。

在中國書法史上,章草曾出現過兩次高峰,一個是漢魏時期,一個是元明時期。王蘧常的出現,則標志著章草的第三個高峰。漢魏章草與漢簡相近,用筆輕靈,結體略扁,隸味較濃。元明章草則基本上是漢魏章草的繼承。元明人寫章草往往以楷法為之,古意已漓,整體水平已不能與漢魏同日而語。明以后,章草這一書體又趨于式微,問津者寥寥。民國以降,王世鏜繼起,然未能形成規模。至鄭誦先、王蘧常這一代,稍稍有所改觀,而到文革結束,書法熱興起,章草才出現了第三個高峰。當代書壇,節奏變化極快,先后出現了魏碑熱、小楷熱、章草熱、漢簡熱、《書譜》熱等,值得注意的是,諸種效法熱當中,只有章草是取法今人的,這便是王蘧常章草。人們已經把王蘧常章草當法書進行學習了。那么,王蘧常章草是否已經超過了古代的法書,可以取而代之呢?回答是肯定的。漢魏章草同漢簡一樣,是對隸書的簡化,而簡化總有俗化的特征,因此,漢魏時期的章草代表作,如索靖、皇象等,書作都有趨今的特點,格調都不十分高古。而王蘧常章草,人謂不落唐以后人一筆,實則不落東漢以后一筆,有三代古樸遺風,其書銅銹斑斑,風蝕雨浸,金石之氣濃郁,可謂古今第一。

然王蘧常章草用筆有實無虛,虛靈不如同期其他書家,這與當代人的審美習慣有較大出入,使得王先生未能博得如林散之、沙孟海那樣的聲譽。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情況應該會出現改觀。

 

 

 

作品欣賞

 

 

 

 
 
 
 
 
 
 
 
 
 
 
 
 
 
 
 
 
 
 
 
 
 
 
 
 
更多精彩請登錄 http://www.hipbm.icu

上一篇:近代著名學者——謝無量
下一篇:書畫巨匠——白雪石

媒體鏈接
 
贵州十一选五前直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