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十一选五前直遗漏数据|贵州十一选五走玩法
站內搜索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投稿登錄

今天是2018年1月5日 星期五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本站消息 > 教育使我們富有,文學使我們高貴  文學滋養心靈,教育培養智慧
校園文學是做夢的事業:給學生求真向善的力量 2013-05-21 15:21:43  發布者:phpcms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 記者:張樹偉

校園文學是做夢的事業:給學生求真向善的力量

http://www.jyb.cn/basc/xw/201105/t20110514_430578.html

 

《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提出:“加強美育,培養學生良好的審美情趣和人文素養。”1912年,蔡元培先生在《對教育方針之意見》說:“文學教育兼及智育和美育兩者,在傳播知識的同時,還承擔著通過審美教育,塑造新的、全面健康發展的人性之功用。”那些活躍在校園的文學社團就是一個很理想的陣地,對文學教育的發展起著很好的推動作用,或許在當前信息極度豐富的時代,我們更需要給學生營造一處安靜思考的空間,讓他們在文學的名義下,找到一個安靜的下午……——編者 

本報記者 張樹偉  

日前,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校園文學委員會在北京通州潞河中學舉辦了第三屆“全國新課程改革與校園文學研究論壇”。活動期間,全國教育科學“十一五”規劃課題新課程改革與校園文學的研究成果得到展示,一些實驗學校進行了經驗交流,同時啟動了全國校園文學“十二五”規劃課題申報。校園文學仍然是很多教育工作者熱切關注的重要領域,他們認為校園文學雖身處復雜的環境中,但仍然表現出頑強的自救精神。在學生成長的過程中,種種情緒經過文學的表達或許會獲得更好的升華,對現實的沉思、美的贊美、自我的反思等等,這些內在的東西雖然看不見,但或許是一個人成長過程中最驚心動魄的精神歷險。

讀的是文學作品 卻未必是文學閱讀

記者:毫無疑問,校園文學面臨著種種沖擊和壓力,我們如何理解校園文學的處境?

白燁(著名文學評論家、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會長):校園文學面臨的沖擊或者說壓力的確是多方面的。拋開應試教育對校園文學的擠壓不說,就文學本身而言,以市場運作為主體的青春文學、網絡文學(如博客寫作、微博文學)、手機文學(如短信小說)等新媒體文學形式和樣式,成為青少年學生特別是中學生接近文學的主要渠道和方式,它們雖然對活躍學生的課余生活有一定作用,但卻給學生的文學閱讀帶來了更多的問題。有的圖書“排行榜”列出的都是通俗小說,稱得上好作品的一部都沒有。這樣的文學閱讀離文學教育越來越遠。文學教育要加強,就要從文學閱讀做起,校園文學需要多做這方面的工作。

蘇立康(著名語文教學專家、中國教育學會中學語文教學專業委員會理事長):從語文教學自身來看,也有一些不利于校園文學發展的因素存在。我們進行了有關學生閱讀狀況的調查,結果令人憂慮。我們發現學生閱讀少,讀整本書籍的少,讀文學名著的少。學校的文學教育出了問題,有的學校連詩歌、散文教學都上得不像文學課。我呼吁,教師要用讀文學作品的方式讀課文,適時點撥提示,多元解讀,把文學教育落到實處。

何郁(北京朝陽區教研中心語文教學專家、校園文學委員會常務理事):沉重的課業負擔也是學生個性發展的桎梏。我注意到一些老師給學生狂量布置作業的報道,例如,某校每個初一學生在暑假要讀23本書,而且要依據這23本書寫23篇讀后感,每篇讀后感要不少于600字。當然還有其他作業。報道說,學生“寫到麻木”。怎么可能不麻木呢?只要是個正常人,聽說這樣的作業,也會麻木,更遑論一個初一學生?這樣的負擔下,談什么校園文學呢?就算讀的全是文學作品,也算不得文學閱讀。

王世龍(作家、校園文學委員會常務副會長):在這種形勢下,我們校園文學委員會應該承擔起推進校園文學及其研究的責任。我們和全國中語會“校園文學與社團研究”專題組一起,以“文學”和“教育”親密牽手的姿態,于今年10月份在曲阜舉辦“首屆全國校園文學研究高峰論壇”,開展像評選“全國示范文學校園”、“全國示范校園文學社團”之類的活動,為全國校園文學發展搭建寬闊的平臺。今后,我們將共同開展校園文學研究和以“讓文學走進校園”為主題的文學教育活動等一系列具有實效的學術研討、教學實踐、作品評比活動,為校園文學研究和校園文學實踐活動的進一步發展作一些努力。

 教師不能口有千言 筆下實無一彩

記者:校園文學的發展離不開教師的推動,如何看待教師寫作和學生寫作,乃至學校文化建設之間的關系?教師文學創作現狀如何?

王世龍:從教育史、文學史上可以看到,許多著名教育家同時又是作家,在教育方面頗有建樹的同時,他們也留下了不朽的文學作品,成為后世教師的楷模。教師寫作值得提倡,它不僅是一種自我豐富與自我發展,可以使教師的文學修養與文化品位得到提高,使教師的教學藝術和教育魅力得到提升,而且會對學生寫作產生巨大影響,使教師可以得心應手地去指導學生,并成為學生寫作的表率。另外,它對學校的文化建設也有非常重要的作用,教師的文化品位高了,學校就會更迅速地走上素質教育快車道。我們注意到,隨著教育改革的深入發展,教師文學創作開始出現比較活躍的局面,著名作家毛志成先生所憂慮的教師“窮經皓首,臨卷經年,口里雖有千言,筆下實無一彩”的現象正在逐步改變。 然而,由于種種原因,能夠真正參與文學創作的教師比例還不是很大。在“十五”期間主持“校園文學與素質教育研究”課題時,我曾在50多所學校作過問卷調查,會寫點文章的老師不足20%。這是很令人擔憂的一個數字。在這方面,我們也打算做一些促進的工作,今年我們將搞到一點資金啟動“教師文學獎”的評選活動,推出致力于語文教育的“教師作家”。

記者:很多學校的校園文學的推動是在素質教育的旗幟下,我們所感受到的校園文學對語文教學和素質教育的作用有哪些?

吳思敬(著名詩歌評論家、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副會長兼校園文學委員會會長):校園文學在學校教育中的作用不容低估,難以替代。這次論壇上,我們提出:“要努力開創一個把研究落實到創建、以創建深化研究的新局面。這個局面,就是學生語文素養不斷提高的新局面,就是教師專業素質不斷優化的新局面,就是語文課程改革不斷深化的新局面,就是學校辦學水平不斷提升的新局面。”這也反映了我們對校園文學作用的總體認識。

劉宇新(北京市教委基礎教育中心中語室主任、校園文學委員會學術委員):在當前的新課程實施過程中,校園文學也十分重要。將二者互相聯系,既是校園文學發展的新途徑,也是新課程向前推進的切實需要。可以把校園文學作為課程資源的一種補充,作為提升學生語文素養的一條途徑,作為教師展示才華、發展專業水平的一個平臺。

彭小明(語文教學專家、溫州大學教師教育學院副院長):我僅從提高教師專業素質這一點談談。教師的素質包括教師的思想素質、專業素質、心理素質、身體素質等方面。其中語文教師的專業素質主要是指教師的語文素質,即語言文字素養、文學修養和文化積累。通過校園文學,可以促進教師的專業發展,提升教師的語言文字素養、文學修養與文化品位,培養一批具有濃厚的文學色彩和勇于進行教學研究的新型骨干教師。

記者:那些推動校園文學發展的學校會有什么不同?

鐘湘麟(校園文學委員會秘書長、特級教師):從根本上來說,一個學校重視校園文學,積極推動校園文學發展,就說明這所學校在抓校園精神建設——一個學校頭等重要的建設。校園精神是校園文化的核心和支柱,而校園文學就可以成為校園精神的生動載體。像我們本次論壇的現場——北京市潞河中學,結合“劉紹棠現象與新時期校園文學研究”子課題,在新課程改革背景下開發運河、潞園文化資源,實現文學社團活動課程化,為北京市新課程實施提供了很好的范例。山東省實驗中學的校園文學活動,與學校“為每一個學生創造主動發展的無限空間”的辦學理念緊密結合,培養出了張悅然、張蘇楠等一批全國著名的青年作家。

徐華(校園文學委員會副會長、潞河中學校長):我們潞河中學的語文教學確實從校園文學中獲益不小。我們借課改春風之力,以新課標為導向,優化課堂教學,活躍社團活動,力求有效培養學生的語文素養、審美情趣及文學鑒賞能力、語言表達能力。

校園文學教育是做夢的事業

記者:校園寫作者發表的途徑越來越多,這或許意味著一種交流的擴大,校園文學促進者如何利用好這種機會,去推動校園文學的發展?

李宏偉(光明日報文藝部副主任、學者,校園文學委員會學術委員):當前發表校園文學作品的途徑越來越多,許多報刊都開辟了校園文學欄目,雖然擴大了交流的空間,發表作品顯得很容易了,但發表作品的要求往往降低了,特別是網絡交流,可以說魚蝦混雜。這既有利也有弊。對報刊和網絡媒體來說,有一個提高品位的問題,要引領校園文學寫作,而不要只迎合市場,一味追求經濟效應。身為校園文學的促進者,可以聯合那些正式報刊,開展校園文學研究活動,為文學新苗提供更多的發表機會,為推動校園文學發展開辟重要途徑。同時,校園文學研究會要把自己的網站“中國教育文學”辦好,在網絡文學盛行的時代如何發展成為文學教育的高質量網站,需要大家努力。另外,研究會剛創辦的雜志《文學校園》,以文學教育為目的,提出“讓文學之美幫你快樂成長”,這是很美好的。我想,健康有效地推動校園文學的發展,需要這樣的追求真善美的文學教育平臺。

記者:寫作需要交流,有時候甚至需要比試,在當前的校園寫作競賽中,品位較高的比賽有哪些,它們的品格是什么?如何去做好這種比賽?

夏輝映(中央教育科學研究所專家、作家,校園文學委員會常務理事):關于適合學生參加的文學競賽,我覺得不好評論,最有權威的評論者應該是實踐,而不能僅看這個競賽產生了多少有影響的新一代作家,更要把重點放在對廣大學生文學素養和文學水平的提高起的作用如何、對學校寫作教學的導向作用如何上。我個人認為,上海《萌芽》新概念作文大賽提出的“新思維、新表達、真體驗”,北京《中學生》雜志社“葉圣陶杯”大賽提出的“生活化內容、個性化表達、多樣化風采”,都是很有影響的觀點。我們和校園文學委員會一起組織的“文心雕龍杯”新課標寫作大賽,也希望為促進校園文學寫作作一些貢獻。要做好這種比賽,我們首先要認識到它的價值——它在教學實踐活動中對孩子提高興趣的驅動力,然后就要通過規范的程序、認真的組織、嚴謹的評選來為教學服務。這就看以怎樣的目的和態度來舉辦這種比賽了。

吳思敬:文學的希望在校園,校園文學是做夢的事業,美國鼓勵學生創造性思維以培養想象力,我們更多的是用文學塑造人的心靈。我想校園文學的發展更是離不開這種比賽的。作為學校或者教育部門要有眼光地選擇。如果我們有了這些共識,那么開展這些有意義的比賽活動就會有應有的空間。大家的工作是光榮的,也是義不容辭的,更是功德無量的。文學的希望靠大家,教育的希望更靠大家,相信通過大家的共同努力,校園文學一定會蓬勃發展起來。

《中國教育報》2011514日第1

上一篇:光明日報光明網 校園文學研究會成立
下一篇:第三屆“全國新課程改革與校園文學研究論壇”在京召開

媒體鏈接
 
贵州十一选五前直遗漏数据